用塑膠容器會吃到塑化劑?都是擴散作用搞的鬼! ──「PanSci TALK:餐具都會釋放間接添加物?」

本文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撰文/李允誠 │ 自由寫手

編按:近一年來許多人重新討論起美耐皿、烤肉墊、塑膠湯匙碗盤等器具對食品安全的影響,這次,我們將「間接添加物」定義為非刻意添加之成分,而是食品製作過程、環境、餐具中產生或接觸的物質。除了本場講座活動紀實,此主題亦針對外食與自炊二種情境分別推出主題文章:外食篇自己煮篇

「塑膠包裝的食品放進微波爐加熱,會吃到塑化劑!」、「常用美耐皿餐具恐致癌!」大家對這類說法應該不陌生,有關餐具、廚具的食安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重新出現。但是這些言論的依據究竟為何?可信度又有多高?食安系列講座的最後一場「PanSci TALK:餐具都會釋放間接添加物?如何避開這些潛在的食安風險?」邀請到了輔仁大學食品科學系的陳政雄老師,來跟大家一同解析食品包裝下的神秘面紗。

塑化劑是什麼?使材質軟化與可塑型

「食品包裝又稱為包材,主要有四種功用,可以盛裝、保護食物、增加方便性、提供食品成分資訊。」陳政雄老師在開場時介紹到。

除了少數選項 ── 如用來盛裝鹽酥雞的一次性紙袋 ── 其他食物盛裝容器大都為塑膠材質,而「塑化劑」也是大家最常聽聞的間接添加物之一。要解釋這個現象,陳政雄老師首先說明,這是因為大部分食品包裝的結構都是「高分子結構」。如下圖所示,高分子結構是從很小的單體透過「聚合化」所組成,「聚合化」的過程就像是磁鐵相吸一般,彼此南北極互相吸引,形成長條的線狀結構物件。假若這些分子的單位空間排列緊密,所形成的包裝材質會是相當堅硬、不易變形的;單位空間較鬆散的,材質便相對柔軟。

高分子結構由許多小單體「聚合化」組成。圖片來源:陳政雄老師簡報

而為了產生彈性、以便做為包材使用,製造者會在這些包裝中加入「塑化劑」,能夠讓材質變得柔軟、易變形,使用上更加方便。陳政雄老師指出,最常見的例子就是 PVC(聚氯乙烯),原始的 PVC 是相當堅硬的,多為製作硬式包裹水管、電線的原料;不過,只要在這類材質中加入塑化劑,便能夠將其形塑成如保鮮膜如此「柔軟」的產品,而一些需要密封包裝的產品便能充分利用保鮮膜可伸縮的特性,以達到包裝封口的目的,免於其受到空氣中水氣的影響,甚而產生微生物,破壞食品本質。同樣是 PVC,一下子有了完全不同的應用場域,關鍵就在於材質裡面的結構被修飾、改變了。

加入塑化劑可以讓塑膠變得柔軟且有可塑性。圖片來源:pixbay

轉移機制:擴散作用、脫附作用、吸附作用、分散作用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問:難道只要產品的製作過程裡添加了塑化劑,人們就一定會吃到嗎?陳政雄老師表示,這就要回到「擴散作用」與「轉移機制(migration)」的討論了。

所謂擴散作用,就是分子從高濃度區域往低濃度區域移動,並在長時間下達到平衡狀態;而轉移機制就是擴散作用的一種延伸,很多食品包裝上會有放入添加劑的特殊需求,以上述的塑化劑為例,一旦包材接觸到沒有塑化劑的食物,就產生了相對高濃度與低濃度的環境,產生濃度差。因此,內部的添加物慢慢從包材往介面移動,到了介面上,食品系統與添加物就會互相吸引,「這種添加物從包裝上脫離、往食品系統擴散的步驟,就稱之為脫附作用。」

<div id="attachment_131188" style="max-width: 閱讀更多

在「新食器時代」我們該如何看待餐具中的間接添加物? ──「PanSci TALK:餐具都會釋放間接添加物?」

本文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撰文/李允誠 │ 自由寫手

編按:近一年來許多人重新討論起美耐皿、烤肉墊、塑膠湯匙碗盤等器具對食品安全的影響,這次,我們將「間接添加物」定義為非刻意添加之成分,而是食品製作過程、環境、餐具中產生或接觸的物質。除了本場講座活動紀實,此主題亦針對外食與自炊二種情境分別推出主題文章:外食篇自己煮篇

「間接添加物」聽起來或許是個很可怕的名詞,但你知道它其實從古代就一直存在在人類飲食中嗎?食品安全越來越受到重視,這些風險該如何進行分析、管控?食安系列講座「PanSci TALK:餐具都會釋放間接添加物?如何避開這些潛在的食安風險?」邀請到了臺灣大學毒理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同時在臺大醫院腎臟科服務的姜至剛醫師,來為大家分享如何從毒理學的角度看「間接添加物」與「食品安全」的關係。

姜至剛醫師首先回顧了人類社會飲食文化的進化論,古時候人們只求溫飽,因此是「吃飽」的年代;後來開始注重食物的味道,開始想要「吃好」;近年越來越多人開始注重健康,這股風潮也延燒到飲食上,「吃巧」、「吃健康」就變成了現代飲食顯學。

間接添加物,其實早就被記載在史冊上

其實添加物的概念並不是現代才出現,姜至剛醫師說明,像是在還沒發明冰箱的年代,人們會利用「醃漬」方式處理吃不完的食物、延長保存期限,這個醃漬過程中就會使用到各式添加物。再者,古代餐具常以青銅等金屬製成,有些甚至還加入「砷」等現在被我們視為污染物的物質,「葡萄美酒夜光杯,邊喝酒邊吃砷~」姜至剛醫師開玩笑地說。

到了現代,飲食觀念多強調「吃得健康」,人們也開始關注食品中的成分物質、檢驗添加物是否會對身體產生傷害,連帶著,吃飯與烹飪時所用的食器、也被大家所重視。「在這樣的『新食器時代』裡,與其去強調哪些食器可用、哪些不可用,更應該考量整體方便性與可利用性。」他舉臺北市淘汰美耐皿餐具的政策為例,此政策推動將市政府大樓與各校園中的美耐皿餐具汰換成不鏽鋼或瓷碗餐具,除了減少可能的食安風險,也是更加環保的選擇。「另外,我認為在製作美耐皿餐具時,應該當訂出折舊年限,讓使用者、商家知道該何時進行淘汰,這點相對於全數直接汰換,會是更重要的事情。」姜至剛醫師補充。

現代人注重健康,除了在意食品的成份與添加物,也重視餐具的材質和品質。圖片來源:Pixbay

「在不鏽鋼餐具方面,有些網路上會對於其中的金屬成分大作文章,說耐腐蝕力較不足的餐具可能溶出重金屬等;但其實在正常使用之下,不鏽鋼餐具是很難溶出重金屬的。」姜至剛醫師說,「該注意的是這些餐具的『食物接觸面』是否一體成形,因在焊接過程中可能會有金屬跑進去,因此避免讓焊接處和食物接觸,才是真正有效的做法。」

另外對於時常受到討論的「保鮮膜」,一般人的使用方式多為包裝食物後冷藏用,並沒有什麼安全上的疑慮;但部分特殊狀況如喜宴辦桌,會把食材蓋上保鮮膜、放入蒸鍋進行水蒸,遇到高溫包材添加物所溶出的量可能就比較多。「重要的是如何改變這樣的文化、減少暴露產生。」

臺大毒理學研究所的姜至剛醫師從暴露、風險的角度,與大家間接添加物與食安的關係。圖片來源:Pansci

到底哪些添加物質有毒?

讀到這裡大家有沒有發現,在討論食具餐具與其中的間接添加物時,專家學者不是告訴我們「OO 就是有毒」、「OOO 絕對安全」,而是以「什麼樣的使用情境下,風險較低」的方式去理解?沒錯,毒理學之父 Paracelsus 先生就曾經說過:「所有的物質都是毒物,沒有一種不是毒物。只要劑量正確,就可以把毒物變成仙丹。」姜至剛醫師也指出,短時間內過度食用任何特定物質,都有可能造成中毒 ── 就算是人體每日所需的「水」,都有「水中毒」的風險。

他接著說明,在制定「多少劑量」對人體有害時,科學家會透過實驗用鼠,計算出最低觀察到不良反應的劑量,稱之為 LOAEL(Lowest-observed adverse 閱讀更多

12/11 15:45 陸上強風特報發布

07fW25113
中央氣象局陸上強風特報:
106年12月11日15時45分發布

  陸上強風特報:

  強烈東北風影響,臺灣中部以北、東南部(含蘭嶼、綠島
)、恆春半島及澎湖、金門沿海空曠地區及鄰近海域易有9至
10級強陣風,沿海並有較大風浪,海邊活動請注意安全。 閱讀更多

台港兩地青年發起檔案蒐集運動:自小背誦的史實不再理所當然?

「國家寶藏計劃」三位發起人蕭新晟、林育正、莊士杰於美國國家檔案館翻拍檔案。
「國家寶藏計劃」三位發起人蕭新晟、林育正、莊士杰於美國國家檔案館翻拍檔案。圖片來源:國家寶藏 Facebook Page

也因此,他們更重視檔案的後端解讀運用。本計劃由香港民間研究社團「本土研究社」、政黨「香港眾志」及一眾青年學人發起,「本土研究社」研究員陳劍青強調,團隊更重視藉由策劃,將過去檔案對應當下有時效性的議題,呈現檔案的意義;同時也藉由舉辦檔案共讀工作坊等活動,培養更多人將檔案研究作為參與公民社會的途徑。

身處資訊爆炸、容易失憶的社會,過去的檔案還有什麼價值?對於現在及未來還能有什麼影響力?台港的不同政治發展進程,又如何影響兩個團隊的目標,甚至是政治風險?11月底,端傳媒邀請兩個計劃的發起人蕭新晟及陳劍青,暫且抽離檔案堆,與我們進行一場對談。談着談着,蕭新晟在陳劍青身上,彷彿看見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前輩身影,但陳劍青卻不那麼確定,他能不能像蕭新晟那樣,想得那麼遠。

端:端傳媒 陳:陳劍青 蕭:蕭新晟

過去沒有過去,讓檔案說話

端:對台、港社會而言,檔案的意義是什麼?時事驟變,為何你們反而要回頭看檔案?

蕭:台灣社會政治分歧很嚴重,無論你的政治光譜是什麼,就是各說各話,對歷史的看法也是。例如蔣介石統治時期的一些做法,藍(指國民黨支持者)綠(指民進黨支持者)看法都不同;有人覺得是威權,有人就覺得這對台灣是好的。

美國作為第三方,它對台灣所做的觀察及記錄報告,是為了瞭解台灣的風土民情,我們認為相對客觀、翔實。我們把這些資料挖出來,呈現給社會大眾看,希望能比較中立地解決一些過去的爭議。例如常有人說國民黨對台灣其實很好,因為之前帶了很多黃金來建設台灣等,那事實是不是如此,我們想從檔案來找答案,是也好、不是也好,我們就來看看這批檔案吧!

本土研究社是「香港前途研究計畫」的發起者之一,團隊重視藉由策劃,將過去檔案對應當下有時效性的議題,呈現檔案的意義。左起為本土研究社成黃肇鴻、陳劍青、姚政希。 攝:林振東/端傳媒

陳:我們觀察香港有一個問題是,整體對於歷史的概念是薄弱的,我們稱作 “under-historicize”(缺乏歷史化)。譬如路人走過一條街道,他們不會記得那條街四、五十年前發生什麼事。他們不會從歷史的角度思考我們現在的環境與生活,這是一個狀態。第二種同時發生的狀態是 “over-historicize”(過度歷史化),是過度歷史化的-很快就將所有議題,放進一個特定、強烈的歷史觀念裡。例如香港這幾年很多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者,談香港就是從鴉片戰爭開始談,我們怎麼淪陷,然後九七回歸。我們面對的是這種很弔詭、矛盾的狀態,一方面是“under-historicize”,另一方面又 “over-historicize”。但無論是哪種,論述都比較單一,你也很難搬出第三套觀點、找到其他方式跟他們討論。

檔案其實是滿有趣的東西。它用一種很間接的方式讓大家重新從一個歷史文本來看現在。所以我們的計劃會拿歷史檔案對應現在的議題來帶動討論,這方法其實迴避了逼你直接回應愛不愛國的這類提問,回到檔案本身。另外檔案也有一種解密的趣味,可以把一些原本對歷史沒感覺的人,重新帶到以前的檔案中,了解我們怎麼從以前走到現在。我覺得檔案可以發揮對應現在狀態的作用,這也是我們前途研究計劃的一個方向。

端:「香港前途研究計劃」想藉由檔案思考香港前途議題,但過去的檔案、過去決策的脈絡,對現狀有什麼影響力?又為什麼能作為決定未來的參考?

陳:因為香港現在面對的一個很大的危機,就是一個歷史問題來的-一國兩制的制度建立至今,已經變得愈來愈不像當時的初衷。所以對我們來說,過去其實沒有過去,過去跟現在是很有關的。理解過去可以幫我們理解現在、定位現在。我舉個例子,最近香港在討論是不是要訂定國安法,就是《基本法》第23條,這其實和六四時期的中港關係是很有關的。因為中方認為香港當時是一個顛覆基地,所以它就在整個基本法制定的最後一個階段,突然加了基本法二十三條,作為憲法性框架。現在中方同樣懷疑香港是不是有很強的港獨勢力,所以才說要推動二十三條立法。

香港的問題之一就是歷史問題。如何從歷史檔案重新理解,無論是一國兩制的原則、初衷,或是整個秘密決策圈如何討論香港,對於我們現在討論現在香港可以怎麼樣,也是有幫助的;它以前是如何和我們可以如何,兩個問題是可以聯合在一起的。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陳劍青

很剛好的在這時間點,我們在倫敦的檔案組,便拍到很多六四之後的檔案,剛好就有針對二十三條的討論。(編註:「香港前途」根據解密檔案後指出,六四事件之後,中國大扣英方將香港問題「國際化」帽子,令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使香港成為「顛覆基地」,藉此合理化加強《基本法》第23條的必要性)所以對我來說,為何過去和現在相關,或歷史檔案為何有意義,其實是不用質疑的,因為我們香港的問題之一就是歷史問題。如何從歷史檔案重新理解,無論是一國兩制的原則、初衷,或是整個秘密決策圈如何討論香港,對於我們現在討論現在香港可以怎麼樣,也是有幫助的;它以前是如何和我們可以如何,兩個問題是可以聯合在一起的。所以檔案研究就是一個時間和空間的連結過程,是可以連結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個過程。

香港如同昔日台灣

端:那對於「國家寶藏」計劃而言,為什麼認為看檔案可以有助於建立國家認同?

蕭:因為我們一直以來的國家認同就是所謂的中華民國。我們學的是中華民國過去五千年歷史的朝代更替,所以我們是龍的傳人。但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應該是這個嗎?我們就想從這些檔案中知道台灣究竟是什麼、過去是什麼?台灣作為一個國家,不管是不是隸屬中華民國,對自己、歷史和鄉土的認知又是應該是什麼?從這個點出發,我們希望挖掘這批由第三國對台灣做的觀察記錄,能夠建立台灣人可能有別於中華民國的國家認同。

比起香港,台灣現在已經沒有要極力對抗的一個……邪惡勢力嗎?畢竟我們已經多次政黨輪替,然後相對的民主開放。所以我們要做的是提供社會大眾一個平台。

<footer 閱讀更多

【專文】中國國民黨為什麽需要黨產?

國國民黨自從敗逃台灣以來,四、五十年間,從一個外來的「窮光蛋」政黨,蛻變成一個執政的「暴發戶」政黨,大家都知道,靠的無非就是巧取豪奪而來的鉅額黨產,現在被稱為「不當黨產」。但是大家可能比較不去深思,國民黨當初又不是想在台灣轉行經商,為什麽需要大筆黨產?

幾年前,一位朋友的朋友的父親過世,留下一房間的舊書和雜誌,大部份是台灣在戒嚴年代的禁書,老共或香港出版的不少,柏楊、李敖的也有,更多的是各式各樣的「黨外雜誌」,每一種從創刊號到被查封的那期為止,完整無缺,有如進到禁書的圖書館。令人好奇的是,誰會對禁書如此著迷、而且也不怕被人告密「窩藏」禁書?一問之下才知道,那位前輩生前任職於「調查局」,專門負責過濾言論市場的「污染」,所以才完整蒐集了這些「不良讀物」,本來可能是要做為「思想犯」的犯罪証物的,結果反而為台灣經歷的獨裁統治留下昭昭證據。只不過時至今日,兒女沒有興趣「概括承受」這批史料,我朋友知道我一定求之不得,所以就選了黃道吉日全部搬來我家,供我退休後打發時日。

最近在書堆中翻出一本1981年洪崧雄先生自行出版的自傳,取名《孤忠淚》。封面高掛一顆「黨徽」?還是「國徽」?恕我無法分辨;內頁先是一張「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獎章証書」以及「總裁遺訓」,然後列出他從21歲加入中國國民黨之後,18年來擔任過的13項黨職;再來是「名政論家陶百川先生之政治格言:國家興亡政理六大條」,旁邊是作者全家大小和陶百川夫婦的合照,然後才是「自序」、進入內文。奇怪,這樣的「正藍旗」著作也會被調查局盯上?等我讀完全書,才恍然大悟;原來作者是一位忠貞黨員,全書卻舉証歷歷、大爆國民黨地方黨部勾結地痞的不堪內幕,尤其是黨部高幹在民意代表提名作業時的貪贜枉法、誣陷忠良,作者義憤填膺、嫉惡如仇,屢次向中央黨部組工會、秘書長檢舉,又向監委投訴,卻如螳臂擋車,滿腹辛酸只能化做文字。但就調查局而言,顯然自己人的一句自白,勝過黨外人士的十句咒罵,豈能不驚?


(作者提供)
但這本書最令我「驚喜」的發現,不是國民黨的傾軋內鬥、勾結地痞,而是提到國民黨在台北市的賄選事跡,還包括作者親身的參與。例如:1977年第三屆台北市議員的選舉,作者正擔任台北市某區黨部的常委、兼後備軍人輔導中心主任,在舉辦黨內登記時,某現任議員來請他幫忙競選,「一面把手提箱打開,拿出一大把鈔票想交給我」;1981年第四屆議員選舉時,國民黨內提名的某現任議員「在一次分部會議中,公開告訴與會同志,他這個議員是用錢買來的」;再有1980年中央民意代表選舉中,黨中央要古亭區黨部支持報備競選的洪文棟,「因為古亭區這15個里的黨員少,低收入佔多數,每次投票率也偏低,所以要洪同志花錢爭取選票,可以減少黨外在該地區的得票數,此乃黨部一舉兩得的做法。…… 針對這個區進行佈署,事先找好目標,時候一到,全面撒鈔票換選票……」,結果在投票前兩天,「區黨部突然不顧黨德、食言而肥,使得洪同志…… 花費最多的錢,再經由黨部的破壞,竟告落選」。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作者對黨內幹部貪贜枉法、言而無信,表現出深惡痛絕,但對選時撒錢買票的情事,似乎視為理所當然、不以為意。但事實上,賄選對民主政治的傷害遠大於貪官污吏,因為民主政治的用意就在用選票選賢與能,而不是用鈔票買下政權;買來的政權必定會滋生、縱容更嚴重的貪腐。這應是作者長期接受國民黨的專制教育,對理解民主政治的盲點。再者,書中「人事時地物」無一不具備,而且明顯違反《刑法》第六章「妨害投票罪」,奇怪的是調查局明明對這本書有所掌握,何以裝聾作啞、不加理睬,也不通報檢察機關,這如果不是為了包庇、或甚至聽命於執政的國民黨,我們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釋。

這本書也令我想起自己藏書裡的另外兩本著作,都是有關中國國民黨過去的賄選醜聞。一本是邱家洪的《打造亮麗人生:邱家洪回憶錄》(2007),另一本是詹碧霞的《買票懺悔錄》(1999),這兩本的出版都在解嚴之後,逃過被調查局列入「黑名單」的命運。

(作者提供)

邱家洪與洪崧雄都出生彰化鄉下,都在青年時期就進入國民黨的黨務系統,從基層爬起,但一個用「孤忠淚」自況、另一個卻用「亮麗」形容人生,差異就在邱家洪早早就利用1973年國民黨推動的「黨政交流」管道,跳脫黨職、進入公職,開創了一個不同人生。不過在他前半段的黨職生涯中,擔任「伸港鄉民眾服務分社」幹事,卻也留下了一段國民黨賄選的鐵証。依他親身參與的經驗:「第五屆縣議員選舉,1961年1月15日投票,輔選的責任落在伸港區黨部的肩膀上,……周天啟是現任議長,卻長年住在彰化市,有二奶相伴,又時常來往日本經商,放著豪華的住宅與風韻已逝的元配夫人不管,……國民黨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勞師動眾找人為他抬轎、花錢替他助選。……投票前四天,周天啟終於回來,……當夜一部小卡車進來,從車上搬下7個裝稻榖的麻袋,……袁主任、柯鄉長、周天啟和我四人將麻袋解開,裡面裝的並非稻榖、而是鈔票,一律拾圓券,這是買票錢……。柯武通知助選員和樁腳,各帶選舉人名冊來領錢,凡是有把握買得到票的選民一律造冊,按人數給樁腳買票錢,由我核對名冊、柯武親自付款。到天亮,七麻袋的鈔票發光光,不足的數額請黨部再送錢來。」之後還有幾段談到有效買票的撇步,像是樁腳拿了錢想私吞的話,必須跟監,選民拿了錢不去投票的話,必須取走身分証代投。這些細節於此不再贅述,以免壞了讀者自行閱讀的興緻。

至於詹碧霞的書因為書名聳動,一出版就被我們這些愛揭國民黨瘡疤的人,視為必讀的經典。她從1970年到1994年在台北縣各鄉鎮,擔任國民黨基層區黨部書記,「像一條狗,最真實、最直接地做票、買票、和黑道掛勾,是直營直銷第一線推銷員。……幹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是實際地操盤作業的當事人」。關於做票,她說:「我實際參與做票是在1974年立委補選……」,過程精彩萬分;但我們更關心的是買票,她這樣說:「五、六十年代後的各項選舉,直截了當以新台幣向選民下手,……我從1983年在三芝黨部任書記,開始直接參與買票陣容。我請前任鄉長楊先生與候選人林某接洽,取得專款後,再協調名單,各村各鄰由區黨分部常委書記領取,直接下到選民家戶。……1987年立委選舉,我在八里鄉黨部操盤,經營責任區的立委為板橋的郭性候選人。區常委林清洋先生與郭性候選人接觸,取得專款,一部分由林清洋操盤外,其餘由我親自下注。」類似的情節在書中一再上演,作者還教我們:「在國民黨的圈子裡,沒有人會說買票,只說『洗』、『洗了沒』」?

值得強調的是,這三位作者不是一般人,更不是民進黨或主張台獨人士,想要誇大其詞詆毀國民黨,正相反,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國民黨基層黨工,所敘述的都是自己親身的買票經歷,所言絕無可疑之處。我們也相信他們絕非是少數特例,不能代表其他地區的基層黨工,因為他們所舉報的事例,包含了都會區的台北市與偏鄉的彰化縣與北海岸,也涵蓋了中央與地方的各級選舉,可見買票惡習根本是全方位的存在。我們更相信,儘管以上三本書都是在「講古」,但他們所指陳的現象,絕不限於那個一黨獨大的年代,其實國民黨暗中包庇賄選、縱容買票,從未真正罷休。

幾十年來國民黨為了鞏固獨裁政權,不惜以金錢來污染人心、敗壞倫理,以買票來顛覆民主價值,以致台灣竟然出現「買票文化」一詞,買票成了台灣文化的一部分,何等可恥。坊間有一本《買來的政權:台灣選舉文化觀察》(2014),依據「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羅列2009年至2014年間被判定「賄選」與「當選無效」的案件,上至立委、議長、縣市長等、下至鄉鎮市民代表、農漁會總幹事等,共有220件、300多人判刑確定,而其中80% 以上都是中國國民黨籍,若再加上掩人耳目改掛無黨籍者,恐怕比率高達95%。或許覺得每年平均不到50件,還好啦!但這只是「運氣不好」或「技術太差」被逮到的數目,其他沒被發現或証據不足的情事,更不知凡幾。

去年自立法院通過《不當黨產處置條例》,並隨即據以成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許多人都說這是蔡政府執政以來的最大「亮點」,追討黨產的行動可謂劍及履及、成效卓著。如果要吹毛求疵的話,唯一讓人覺得稍有不足的地方,在於「黨產會」只專注於追查國民黨黨產「從何處來」,但未能同時釐清這些黨產「往何處去」,以致對國民黨的批判只限於不當「歛財」。但其實國民黨的罪過不只是累積巨額黨產而已,更可惡的是他掠取公產或私產之後,再用這些不義之財從事買票賄選,以不公平的手段鞏固政權,達到「攬權」的目的。這種「以錢攬權,以權養錢」的惡性循環,才是黨產所以謂「不當」的完整理由,不可不察。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中國國民黨為什麽需要黨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閱讀更多

【觀察站】蔡政府的「十八套劇本」,準備好了嗎?

在美國總統川普提揚言制裁北韓國家領導人金正恩後,亞太地區的局勢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北韓在上個月29日清晨發射新型的洲際彈道飛彈「火星-15」型飛彈,能打到美國全境;南韓與美國則在本月4日起舉行史上最大的例行空中聯合演習「警戒王牌」,美國派出12架F-22與F-35匿蹤戰機,雙方出動至少230架戰機演練。

北韓緊張形勢,同時也昇高了台海的對峙,中共長期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在習近平19大取得絕對的黨政控制權後,逐步進化升級,7日解放軍軍機接近我國防空識別區,甚至透過無線電要求空軍F-16戰機「立即離開,否則一切後果自負」,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8日公開表示,他要告訴美國國會,「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

中共這樣粗暴蠻橫的言行,給世人極端惡劣的觀感,似乎中國正在「混水摸魚」,美國如果向金正恩開刀,中國有可能趁火打劫,升高台海危機,像習近平這樣的政治惡棍,並非不可能做出這種魯莽冒進的行徑。

1996年發生台海危機,前總統李登輝提出「十八套劇本」因應,他廣為世人的名言是:「台灣要選總統,你打飛彈,你有飛彈,我有十八套劇本對付!」

其實在台海危機發生之前,李登輝即有幕僚小組制訂應變計畫,1996年3月5日,中國宣布將在3月8日開始於台灣海域展開導彈試射軍事演習,揭起台海危機的序幕,李登輝即有幕僚小組針對中國可能的威脅研擬應變方案,李登輝多次在演講場合說,安心啦,我們有「十八套劇本」因應台海危機,這席話確實安定了不少動搖的人心。

雖然中共現在不打「啞巴彈」了,可是對台灣的文攻武嚇2.0,比起1996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是軍機接近我國防空識別區,發出挑釁的言論,是直接威脅的行徑,恐怕是要製造事端,引爆衝突,升高台海對峙的危機。

在這樣的形勢下,蔡政府召集國安團隊開會,提出「十八套劇本」的縝密國安推演,變得很重要,面對中共航空母艦「遼寧號」以及中共轟六軍機,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航行一事,我們的國安單位一定要建立SOP(標準作業程序),才能嚴防兩軍對峙時「插槍走火」,同時也要確立「紅線」的處理原則,不能任由共軍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航行,甚至踩到「紅線」,也不處理。

「十八套劇本」是政治情境模擬,藉以做出綜合策略來應付危機,現在台海的形勢更加錯綜複雜,中共第五縱隊滲透台灣社會,扮演裡應外合的角色,是1996年尚未出現的局面,因而「十八套劇本」,有可能是「卅套劇本」或「五十套劇本」。

只是面對中國的文攻武嚇2.0,蔡政府的「劇本」,準備好了嗎?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