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商 ibon 雲端上傳文件列印操作教學,免印表機或隨身碟

超商 ibon 雲端列印上傳文件操作教學,免印表機或隨身碟
(Copyright: simpson33 / 123RF Stock Photo

上一次買印表機可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對於一般列印用量不多的家庭來說,買台看似不貴、卻會因墨水匣乾掉而要額外支出更多錢的印表機並不怎麼划算,可能一年下來真正列印的次數屈指可數,且印表機也會額外佔用空間,假如你只是偶爾需要印幾張文件資料,那麼生活中最常碰到的便利超商會是更好的選擇。

便利超商提供影印機已經不是新鮮事,列印、掃描或傳真等服務一應俱全,7-ELEVEN 統一超商或 FamilyMart 全家便利商店分別可透過 ibon、FamiPort 機台來操作進行,現今大部分的人都隨身攜帶智慧型手機,也很少使用 USB 隨身碟,直接利用 App 整合雲端硬碟、將文件上傳雲端,就能在距離你最近的超商列印傳真。

如果你要列印的文件已在電腦裡,開啟 ibonFamiPort 網站將文件先行上傳即可產生取件編號和 QR Code;至於 iPhone 或 Android 手機用戶利用 App 快速將手機內的檔案或網路硬碟資料上傳到雲端平台,或以 Email 附件方式寄到指定的信箱,一樣可以在超商直接列印文件,非常方便。

以下我會示範如何透過 7-ELEVEN 的 ibon 進行雲端上傳個人文件及列印,全家便利商店或其他超商的使用方式應該差不多,如果需要可自行上網 Google。

使用 ibon 雲端上傳文件列印教學

STEP 1

首先,開啟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www.ibon.com.tw/default.aspx#gsc.tab=0" 閱讀更多

日本武士的「切腹」,其實不全是一種死中求義的榮譽表現!?

日本武士的「切腹」(hara-kiri/Seppuku)是日本傳統道德觀念所形成的行為,一般認為切腹自殺是日本武士為了承擔責任的表現,但其實並不是這樣。

切腹的起源眾說紛紜,最早的切腹行為大概可追溯到公元 11 世紀,即平安時代。當時切腹的用意是什麽我們現在並不清楚,因為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追溯。當時的切腹比較像是一個帶有宗教意義的儀式,因為初時的切腹還沒有跟介錯(讓從者在切腹後斬其首級)連結在一起,可以說,切腹這行為仍然在發展之中。

江戶時代末期的切腹儀式。(Source: Wikipedia)

事實上,初期的切腹只是死刑的一種,並沒有任何榮譽可言。後來發展出來的切腹大致可分為以下幾種:

1、戰場上的切腹。因為兵敗後無法逃離又不堪被俘,於是選擇在戰場自殺,但除了切腹外,刎頸也是常見的手法。

2、因犯錯而被判處切腹。這種情況原本並沒有特殊的含意,但在江戶時代由於重視武士的節操及榮譽,於是將切腹的行為昇華,升格為保全家族個人榮譽名聲的死刑,一般的武士犯錯會斬首或施以其他刑罰。

3、作為詛咒的一種方法。古代的日本人對於自身及家族的榮譽看得很重,也因此非常小氣和記恨,而且以死相迫也是平常事。一旦遭遇難以忍受的冤屈及傷害面子的事情時,除了申訴外,還會以切腹以示不滿。只要知道申訴失敗時,要不忍耐,此後被嘲笑一輩子;要不就選擇切腹自殺,並在死前留下要對手賠罪的要求。

在當時人的觀念來說,這種以死相逼的行為是十分可怕的,他們也相信,如果沒有滿足含冤而死的人的要求,死者便會化身怨靈,帶來疫病及災難。

4、殉主而死。室町戰國時代的日本武士有時會為了表示對主君的忠心,會在主君死後一同自殺相隨,到九泉下繼續侍奉主君。這些選擇自殺殉主的人原本都會被人們景仰。但由於這種風氣事實上就是對主君個人感情的流露,一旦出現大量家臣仿效,就會對家臣團及下一任主君帶來壓力及人才凋零的危機。因此到了江戶時代,為殉主而切腹的人及其家族都會被追究責任。

以上的各種理由大多在戰國時代成型,但也有不屬於上述的特別例。

天正八年正月的三木之戰中的別所長治(Bessho Nagaharu),天正九年十月因幡國鳥取城的吉川經家(Kikkawa Tsuneie),與翌年天正十年六月高松城之戰的清水宗治(Shimizu Muneharu),此三人無獨有偶地,皆是在面對當時還是織田家將領羽柴秀吉的攻擊,彈盡糧絕的困境中,以自殺謝罪為交換條件,換取城兵上下的活命。

換言之,雖然事實上是戰敗,但並非怕身首被敵人奪去受辱而自殺,而是積極地以自己性命換取有利的停戰條件。

這種情況即使在戰國時代也十分罕見,因為絕大多數的同類情況,大多是開城投降,或者讓出城池,城將(主)撤出戰鬥,又或者戰至最後,與城共存退。

然而,上述三人的情況卻偶然地都因為秀吉的戰略戰術而促成,及後別所長治、吉川經家及清水宗治三人的事績受惠於各種《太閤記》、吉川藩的《陰德太平記》等影響,成為江戶中後期其中一個渲染武士「殺身成仁」、「從容就義」、「滅私奉公」的典型教材。

也有學者認為,這種美化與粉飾後來成為二戰期間日軍的「神風特擊隊」的精神支柱。

那麼,選擇以一己之死換取兵士百姓存活的人,自己的想法究竟是如何呢?三者之間又是否完全相同呢?以下我們舉出別所長治及吉川經家的例子。

<img 閱讀更多

生死觀:第三次的出人意料

我曾遇過一位年輕的末期病患者,每當我詢問其人是否願意在心臟停頓時接受急救,答案總是「是」,然而這位年輕患者並非大家可能想像出的模範病人,病人試過自行拔走餵食的鼻胃管,也曾向醫護人員表達輕生的念頭。

當時,我在巡房時撞見這個病人與家人爭執,因為那個早上,病人拔除鼻胃管,堅持不願插回去。家人則半急半怒地指責病人,拒絕鼻胃管令護士難以喂藥,為護士帶來麻煩。我後來提醒他們,大部份藥物都有藥水替代,暫時中止了這場爭論;最後言語指療師再度評估後,判定病人適合以口進食,毋須插鼻胃管,可謂皆大歡喜。

至於輕生的問題,我們除了為病人加上Suicidal Precaution(自殺預防措施)外,又找來精神科醫師會診,以及轉介社工提供心靈上的支持。待社工走後,我走近床邊問:「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病人答:「是的。」

我問:「還有了結自己生命的念頭嗎?」

「目前沒有。」

「我明白了。那麼,我還是想再問你一次:如果你不幸心臟停頓,你會希望接受心肺復甦法或是插氣管喉嗎?」

我以為答案仍會是「是」,然而病人卻給了出人意料的回答,病人抬起左手,食指與大姆指相碰,比出OK的手勢:「醫生,這是你第三次問我這道問題了。」

我愣了一愣,忽然意識到我的行為在病人眼中有多麼自相矛盾,哪有剛剛安排一堆東西防止別人自殺,轉過身來又勸別人不要接受急救的道理。我不合時宜地半咳著笑了一聲,搬出標準台詞:「因為你的病情已算比較後期,心肺復甦法成功率低,創傷性大,未必能幫你過有品質的生活……我不是書記,你說甚麼我就抄下來甚麼,我是你的醫生,我有義務告訴你我的判斷嘛!」

病人想了一想,問我:「我需要簽名同意嗎?」

又一句出人意料的回應。我沒想過病人會關心這一點,便小心翼翼地答:「你不需要簽署住院病人的不作心肺復甦術文件,那份由我們簽就可以了。不過,若果你在出院後也不希望接受心肺復甦法,你可以簽署預設醫療指示。」

當晚,在數位家人的見證下,病人簽署預設醫療指示,指明自己不希望在病情到達末期時,接受心肺復甦法或插氣管喉。預設醫療指示的文件上只列明病人不接受心肺復甦法或插氣管喉,病人可自行填寫其他自己不欲接受的醫療程序。我照本宣科唸出「我不希望接受心肺復甦法或插氣管喉」後,病人點點頭;此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你希望接受鼻胃管嗎?如果不想的話,我們現在可以寫下來。」

「不。」病人第三次給出人意料的回答:「我接受鼻胃管。」

我越來越體認到,不管我們如何致力減輕痛苦,讓多少病患免於接受心肺復甦法,死亡在大部份時候仍舊無可避免地痛苦;這段路,每個人都只能自己走,藥物幫不了多少,家人幫不了多少,醫護幫不了多少,我們都是孤獨並殊途同歸的。

我毋須花上許久,便能理解我並不能真正幫上末期病患多少,但我仍舊慶幸,我們有機會讓他們擁有選擇權;鼻胃管本身對病,或者說,對死,並沒有太意義,但是個人選擇令苦難有所意義,此意義並非歷劫歸來、大團圓結局般令一切往昔受苦值得的意義,亦非諸多抉擇中擇道而棲、減少苦難的意義,而是在人生行將終結時,仍舊能選擇終結方式的意義。

我也慶幸病人在家人面前簽下同意書,免除日後當自己昏迷之時、家人必須為其做出選擇的重擔;為自己選擇是展現意志,不管最終結果為何,畢竟無怨無悔,為別人做選擇卻永遠艱難,結果也永遠會落下遺憾。

我也慶幸一個家庭容許我們參與這個環節,一個將逝的家人立下遺囑,告知家人自己希望如何處理人生的終點,我理解這是何等敏感、情緒化而不得不珍而重之的場合,對於願意讓我們以醫護人員身份在場參予儀式的家庭,我一直心存感激。

(病房筆記之十七)

今天不看診!院長帶隊為弱勢家庭大掃除

牆上又黑又厚的油垢、壁癌,天花板上不會發亮的電燈,這是花蓮秀林鄉文蘭村米亞丸部落一間矮房,慈濟醫院院長林欣榮今天現身前往關懷,看了四周環境,當下與醫護人員一同打掃幫忙,中風行動不便的林正心在寒冬受到眾人的關心,相當的感動,他說,志工曾經提起要帶醫院同仁來關懷清掃,沒想到真的來了!

「我沒想到院長真的會來我家打掃。」即使中風後行動不便,林正心還是撐著助行器在家門口歡迎花蓮慈院與志工團隊的到來。林正心表示,大約10年前在外地工作時中風之後,就被姊姊帶回花蓮就近照顧,後來很感謝有居家復健服務、慈院每個星期四的部落行動醫療站,還有慈濟志工長期的關懷,前陣子花蓮慈院社服室副主任顏惠美來家訪關懷的時候,說要帶醫院同仁來幫忙大掃除,真的看見他們來了!

顏惠美表示,不只是林先生本人,包含林先生的姊姊、姊夫,其實都是花蓮慈院的病人,林先生的姊姊林秀琴長年來飽受類風溼性關節炎的病痛,手腳關節變形,膝蓋已經無法彎曲,生活只能依靠姊夫打零工維生,但是打零工的工作不穩定,姊夫又有癲癇的症狀需要治療。

顏惠美說,當初會認識這戶人家,是發現他們怎麼這麼久沒有來回診,打電話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沒有錢不敢來看病,所以,開始了這段關懷的緣分。

屋內牆壁壁癌,又黑又厚的油垢,天花板上不會發亮的電燈,林秀琴表示,兩個孩子一個出嫁,一個正在當兵,平常家裡就是她跟先生、弟弟三個人,弟弟中風,自己又因為類風溼性關節炎的問題,生活都難自理,更別說打掃家裡。看著整理過後煥然一新的家裡,林秀琴開心的說:「謝謝慈濟,謝謝慈濟醫院,過年我兒子女兒回來,一定會很開心。」

大掃除的過程中,負責清理牆面的王志鴻副院長,細心發現廚房的瓦斯爐已經嚴重鏽蝕,所以,除了原本準備的椅子、電燈等家具,現場也加碼再買一個瓦斯爐。王志鴻表示,林先生姊弟倆行動都不方便,房子裡幾乎都是木板隔間,萬一發生意外,後果將不堪設想。

林欣榮表示,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要過年了,希望在能及所及的範圍裡,在醫療上、在生活上,為病人多盡一份力,祝福他們平安健康過好年。

林欣榮帶著醫護人員與志工到部落為病患大掃除。圖/慈濟提供

副院長王志鴻清掃油垢。圖/慈濟提供

林欣榮刮除壁癌。圖/慈濟提供

壁癌清除,牆壁重新粉刷,煥然一新。圖/慈濟提供
閱讀更多

​新系大老張維嘉出馬 世芳姐退選關鍵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宣布退出高雄市長初選後,對其退選原因的各種揣測不一而足,不過,劉世芳日前接受《蔻蔻早餐》專訪,證實新系向她分析局勢,最後由她自己決定退選,而能剖析情勢讓「姐」字輩劉世芳接受的「政壇前輩」,就是前新系大老張維嘉。

劉世芳在廣播節目受訪中提到,不參加初選的關鍵,是一位已退出政壇、與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同輩分的政壇前輩向她分析各種結果。劉世芳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證實,這個人就是張維嘉。

現年78歲的張維嘉,曾經留學法國,也是台獨聯盟歐洲負責人。美麗島事件發生後,美麗島事件後,前往美國洛杉磯與許信良、陳昭南、陳婉真、陳芳明等人共創美麗島週報宣揚台獨及民主理念。返台後曾任新國會辦公室主任,而劉世芳也是那時擔任新國會辦公室助理。

近兩年張維嘉定居高雄,雖然已不在政壇檯面上擔任職務,但是在政治圈人脈廣闊,擅長政治分析及獨到的政治判斷,是劉世芳相當倚重的諮詢顧問。

張維嘉受訪表示,約劉世芳宣布前10天,劉世芳競選團隊已開始討論退出初選,當時前新系要角南下高雄,包括他與團隊內部核心幹部幾個人開始討論初選拚到底的情勢與退出初選等各種情況、局勢。

8日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動員要處理勞動基準法修法,當天在台北由張維嘉、新系成員利錦祥與立委段宜康等人,和劉世芳面對面討論,由於劉世芳在新系是屬於「姐」字輩的份量,別人不敢開口,所以就由張維嘉開口,向劉世芳分析各種狀況。而在基於顧全大局、黨內團結等綜合考量下,最後由劉世芳自己做最後決定。

張維嘉表示,劉世芳聽完各種狀況分析後,非常果斷、明快做決定,是「非常了不起的決定」。雖然陳菊非常不能接受,但最後還是尊重劉世芳決定。 閱讀更多

百萬字見證白恐新書發表 陳英泰女:盼受難者得到安慰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今(20)日舉辦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陳英泰《回憶2•3•4》新書發表會」,陳英泰的女兒陳峋蘋表示,父親坐牢12年,又花了10多年寫書,寫自己又寫別人,為台灣歷史及受難者留下歷史見證,還曾自信的說「我是白色恐怖的百科全書」,希望父親的著作能讓後代更了解歷史,為長輩們平反,讓受難者都得到安慰。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今天舉行「陳英泰《回憶2:由小牢改坐大牢》《回憶3:開啟白色恐怖平反之門》《回憶4:到達不了的平反之路》」全套三冊新書發表會,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秘書長戴寶村、立委尤美女、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陳俊宏、政治受難者吳聲潤、蔡焜霖、蔡寬裕、陳欽生及陳英泰家屬等人均到場出席。

陳英泰,1928年生於木栅,台灣總督府立台北經濟專科學校(台大法學院前身)畢業,為當時代台灣青年中的佼佼者,1950年10月23日,在台灣銀行工作期間,1951年因「鍾國輝案」被以「參加叛亂之組織」判刑12年,1951年5月17日,被移送綠島新生訓導處,2010年1月19日過世,留下甚多遺稿和圖像,經過家屬的努力收集後委託基金會整理出版。
吳樹民:台灣不是沒流血革命 許多前輩陸續犠牲
「我的大哥(吳逸民)就是政治受難者,因此我深知政治受難者家屬的痛苦」,吳樹民在會中表示,他很了解受難者及家屬們心理的創傷,他大哥出獄後從來不曾談及自己的過去,自我封閉,直到最後2年才透露一些過去的經驗,心理創傷又長又久。

有人說,台灣是沒有流血的革命,但吳樹民認為,台灣絕對不是沒有流血的革命,我們有許多前輩陸續犧牲,只是沒有看到一次流很多血的革命,外人看起來很平和,但其實很悲慘,台灣人沒有自己的歷史,都是別人替我們寫的歷史,尤其欠缺白色恐怖歷史,今天這套書籍的出版意義重大。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圖/林冠妙

陳俊宏說,陳英泰回憶錄是白色恐怖非常重要的歷史和資產,陳長期關心台灣人權發展,經過7年的努力,終於完成這套書,除了見證歷史,也留下許多受難者
對平反的看法,並對後續轉型正義的路徑帶來不同的影響,未來人權館會大力推廣至各級學校、教育單位,讓更多人了解,也希望人權館在《促轉條例》的法源下,能真正達到平反之路。
邱榮舉:人權教育 蔡政府應加把勁
台大國發所教授、曾任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董事邱榮舉提到,陳英泰是他台大法學院的學長,是令他佩服、感動、感謝、感恩的民主戰將,又勤於寫作,民間主動積極推動台灣的人權教育和人權文化,蔡政府應加把勁,他強力譴責馬英九、吳敦義說一套做一套,在當選後就關掉補償基金會,強調這些前輩不能白白犠牲,呼籲蔡政府對台灣歷史、政治史應再加把勁,加速人權教育。

陳俊宏表示,人權館將大力推廣陳英泰新書至各級學校、教育單位,讓更多人了解歷史。圖/林冠妙
「五○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會長吳聲潤強調,陳英泰著作多方面、多角度陳述白色恐怖歷史,是研究白色恐怖歷史的重要參考,呼籲人權館將書發至全國所有的圖書館,「這就是人權教育」。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說,陳英泰是他父親曾群芳的大學同學,當年不少人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地下組織,「我是正港的紅二代,不是在吃香喝辣的那些人」,台灣人為什麼會參加共產黨,小時候接受國民黨的反共教育,「發現我爸爸好像是共產黨,怎麼會這樣?」,後來才知道二二八,白色恐怖的事。
曾建元:王炳忠糟蹋台灣歷史
曾建元也提及,最近王炳忠涉共諜案,王聲稱是「白色恐怖」,他非常氣憤,痛批王炳忠在糟蹋台灣的歷史,他們現在參加的共產黨、期待的中國統,一和過去前輩所想的共產主義是不同的,不要隨便比喻,當年參加共產主義是時代的悲劇,因台灣是日本殖民地,只有共產國際會支持台灣人建立台灣共和國,是為反抗日本殖民統治和國民黨對台灣的再殖民,但當時的台灣人很可憐,寄望的中國共產黨毛澤東是騙人的政黨,是個殺人魔王。

台大國發所教授邱榮舉。圖/林冠妙
陳峋蘋感謝大家來參加父親的新書發表會,她覺得很溫暖,之前打電話給前輩,有的長輩說不能到場很遺憾,並向她談及自己和她父親認識的往事,長輩說,陳英泰提醒他隔天被訊問時的注意事項,「沒有問的一定不要講」,也因此影響他的案情,他一輩子感激,她常聽到這樣的話題,因父親是很熱心的人。

她說,父親坐牢12年,又花了10多年寫書,寫自己又寫別人,為台灣歷史及受難者留下歷史見證,父親還曾自信的說「我真的是白色恐怖的百科全書」,雖然父親在有生之年對平反之路感到失望,但在父親的著作及見證推廣下,會讓後代有更多了解,恢復長輩名譽的平反之路相信是很有希望的,盼能讓受難者都得到安慰。
<br 閱讀更多

一週圖片精選

2018年1月12日,希臘首都雅典,大批示威者企圖佔領通往國會大樓的梯級,抗議政府在貸款方要求下,通過修改有36年歷史的工業行動法,實施進一步的緊縮政策。示威期間有參加者與警察發生衝突。
2018年1月12日,希臘首都雅典,大批示威者企圖佔領通往國會大樓的梯級,抗議政府在貸款方要求下,通過修改有36年歷史的工業行動法,實施進一步的緊縮政策。示威期間有參加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攝:Aris Messinis/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3日,巴勒斯坦加沙地區,33歲漁民 Abdullah Zeidan 舉殯,親人們出席他的喪禮為其送行。他涉嫌被埃及軍方在沒有清楚理由下槍殺,巴勒斯坦方面要求就事件作出調查。攝:Mahmud Hams/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6日,菲律賓城市黎牙實比,村民帶著隨身物品坐摩托車經過馬榮火山。近日火山不斷湧出火山灰,有爆發危機,菲律賓當局在1月15日提高警戒級別,周邊居民需疏散。 閱讀更多

恩智浦vCPE解決方案成功通過中國移動業務驗證測試

全球領先的安全連結解決方案供應商恩智浦半導體宣佈,其虛擬用戶終端設備 (vCPE)解決方案日前在中國移動虛擬化網路平台上順利完成業務驗證測試,顯示恩智浦與中國移動在網路功能虛擬化(NFV)領域的合作初見成效。這是恩智浦首次在中國移動雲端平台上部署基於ARM架構處理器的vCPE解決方案,針對雲端大量家用市場vCPE裝置與管理取得突破性進展。… 閱讀全文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