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客盜帳號 po「拿下總統人頭」

【張沛森、鮮明、田兆緯╱綜合報導】這幾天先後有網友疑帳號被盜、遭人冒名在網路po文,留下「待會我要學鄭捷殺光捷運車廂所有人和放火燒」,甚至「我明天要把蔡英文總統人頭拿下來」等駭人聽聞的字句,引發警方關切追查,結果帳號所有人分屬兩名大學生,兩人都表示帳號被盜,由於兩名大學生生活單純,警方已循線追查幕後的po文者和其用意。

詳全文:駭客盜帳號 po「拿下總統人頭」 閱讀更多

護理師裸纏紗布 網友暴動

【吳慧芬╱高雄報導】好辣的護理師!高醫附設醫院開刀房護理師吳昭儀,利用休假任外拍女模,火辣的身材讓她的臉書擁有逾萬名粉絲,其中攝影師以她常為病人包紮的紗布為靈感,拍下系列三點不露、曲線窈窕的寫真照,引發網友盛讚她是女神。31歲的吳昭儀說,接外拍是想為人生留念,對招來有人私訊欲月付30萬元包養她等留言,她霸氣回應:「不要煩我。」

吳昭儀說,去年夏天有攝影師邀她當婚紗外拍女模,她想有美照留念故答應,並把照片po上臉書,追蹤網友暴增百倍到1萬多人,「根本始料未及」。

詳全文:護理師裸纏紗布 網友暴動 閱讀更多

新北三峽 鳶山的傷痕

飛鳶山與鶯歌石,之間隔著北二高、大漢溪,遙遙相望。說起名氣,曾同錄於史冊的兩地原是不分伯仲,但後者因長年「冠名贊助」在行政區劃上,以至今人多知鶯歌之名出自鶯歌石,卻不識三角湧(三峽)南麓有座鳶山。直到近年,攻頂難度低、視野極佳的鳶山在網路宣傳下,知名度漸增,而亂象也由此漸生。

報導╱田欣雲 攝影╱李芃葳

詳全文:新北三峽 鳶山的傷痕 閱讀更多

【有片】台中4.5年級最瞎趴約會地 翻身超夯打卡點

台中市中區曾是台中的中心商業區,問起台中的4,5年級生年輕時怎麼談戀愛,都是約到台中公園划個船,接著再去火車站前的百貨逛街壓馬路,最後就是到萬代福看午夜場電影,散場後去中華夜市填飽肚子,就是當時最瞎趴的行程。但因舊城市街道不敷使用,所以人口開始往西屯區發展。

不過近兩年,中區掀起一股新生潮,除了知名的宮原眼科、第四信用合作社外。近來又多了不少文青最愛打卡的新景點,其中萬代福影城就是充滿濃濃懷舊味的地方。在以前沒有手機的年代,電影院會提供”打外找”的服務。在看電影的時候,不時可看到某某人的名字被大大的打在電影的一角,有時還會看到認識的人,現在回味起來整個就很有趣呢!

老闆黃炳熙為了讓更多人體會電影的歷史小時光,萬代福近日建置從地下一樓往四樓而上,從2016年的六弄咖啡館回溯到1961年第一部電影不了情的時光旋梯。

其中還有一件趣事,因老闆感慨現代社會親情之間的疏遠,從8年前決定不下架播映「錢不夠用2」,這八年感動了不少人,也吸引許多企業包場觀看;也讓這件事在地方廣為流傳,甚至可以打破金氏世界紀錄呢。

萬代福不像一般二輪影城給大眾的印象,目前售票資訊全票80元、半票60元(學生、教師、軍警)、特優票40元(2-12歲小孩、65歲以上老人)、特早場與末晚場40元。除了票價很美麗之外,內部也重新裝修過;有機會到台中可以繞過去看看。(陳筱惠/台中報導)

詳全文:【有片】台中4.5年級最瞎趴約會地 翻身超夯打卡點 閱讀更多

石芳瑜/讀《意外的國父》的歷史偶然,思兩岸關係種種必然與艱難

一路讀來,台灣的命運真是驚滔駭浪,充滿了偶然與意外。 這本書最有意義的地方是,點出蔣介石、蔣經國到李登輝及蔡英文的某些政治主張其實是一脈相承——那就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至於書名「意外的國父」,封面放上蔣介石、蔣經國和李登輝照片,大概也是這樣意思。 閱讀更多

【轉載】婦聯會應還款 而非捐款

婦聯會在2017年7月24日回文內政部,同意捐贈312億元的資產繳國庫,但也開出「同意不再依據黨產條例等規定對婦聯會暨其捐贈成立的組織及其財產進行任何主張」等要求。對此,曾參與三方協商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委員指出,婦聯會發函內政部中所提要求,只是婦聯會自己的意見;婦聯會要求黨產會不准再查其相關組織,已經觸犯黨產會的底線。

婦聯會從黨國威權體制獲致財富,依實質法治國原則,婦聯會本應還財於民,該違憲財產本非其應有,婦聯會自當「還款,而非捐款」。

行政院黨產會曾針對婦聯會召開聽證會,聚焦婦聯會早期三大資金來源「勞軍捐」、「防衛捐」及「國民黨代領轉發經費」,釐清婦聯會財務等是否受國民黨實質控制,進一步對婦聯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進行認定。暫且不論婦聯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收取「勞軍捐」、「防衛捐」並無法律依據,已違反憲法第19條稅捐法律主義,這些違憲徵收的人民財產,本應還財於民。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因蔣宋美齡的私令,自1955年起的34年間,要求商家進出口每結匯1美元,就強制徵收台幣5毛做為「勞軍捐」,向台灣人民違憲徵收超過969億元勞軍捐,但這些欠缺法律依據的稅捐,金流迄今不明。就算婦聯會切割國民黨,自稱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但婦聯會並非政府機關,更沒有法律受權婦聯會徵稅,因此婦聯會徵收勞軍捐、防衛捐,牴觸憲法第19條稅捐法律主義(租稅法律主義),國家基於「轉型正義」,追討婦聯會數百億元勞軍捐,「還財於民」誠屬民主政府的法律責任。

憲法規定政府要向人民收稅捐,必需要有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定之,否則違憲,但婦聯會向人民收勞軍捐、防衛捐,完全沒有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當然牴觸憲法第19條稅捐法律主義,也就是說,婦聯會違憲向人民收取稅捐。

此參大法官釋字第706號解釋理由書揭示,「憲法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係指國家課人民以繳納稅捐之義務或給予人民減免稅捐之優惠時,應就租稅主體、租稅客體、稅基、稅率、納稅方法及納稅期間等租稅構成要件,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定之;主管機關本於法定職權就相關法律所為之闡釋,自應秉持憲法原則及相關法律之立法意旨,遵守一般法律解釋方法而為之;如逾越法律解釋之範圍,而增加法律所無之租稅義務,則非憲法第十九條規定之租稅法律主義所許(本院釋字第六二二號、第六四0號、第六七四號、第六九二號、第七0三號解釋參照)」。

更荒謬的是,婦聯會向人民徵收勞軍捐,從事勞軍等公法任務,暫且不論婦聯會勞軍業務成效及財務是否受監督等問題,婦聯會要受政府「委託」行使勞軍等公法任務,必需要有法律依據,否則違法。此依據大法官釋字第269號解釋理由書,「依法設立之團體,如經政府機關就特定事項依法授與公權力者,在其授權範圍內,既有政府機關之功能,以行使該公權力為行政處分之特定事件為限」,但婦聯會受政府課與徵收勞軍捐及辦理勞軍等公法任務,從未「依法」,也就是說,婦聯會的收稅和受託辦理勞軍業務,完全違法違憲。

台灣民主已走到21世紀,國家不容違法違憲收稅,讓如同強取人民財產的婦聯會,繼續享有不法之財。如今婦聯會自稱捐款300億元,其應是還款,而非捐款,而內政部擬與婦聯會簽立行政契約,亦應釐清不當財產、簽約主體及效力所及之範圍,並非僅部分和解,而拘束政府不得追查其他不當黨產,否則將與轉型正義理念相違。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閱讀更多

70後素人作家寫書打撈越南難民故事,將冰冷數字還原人性掙扎

今天回頭看來,越南難民潮已告一段落,但有關此歷史的着作,特別是中文着作,依然可見不多,歷史有待補白。而另一邊,新一波難民潮正席捲全球,越南難民潮期間面對許多議題——如何定義「難民」?人道主義和本國資源分配之間的平衡在哪裏?如何協調難民和本國國民的生活?——依然沒有簡單答案。

對於如何處理難民問題,黃雋慧覺得今天的我們並沒有比數十年前聰明多少。但她希望,至少人們能更多了解並記住每一個投奔怒海的個人或家庭,畢竟,大海何其凶險難測,每一個選擇離開陸地,投身大海的人,都必定是因為陸地上的危險,已經遠遠超過了大海。

端傳媒獲得衛城出版授權,特此發布《不漏洞拉:越南船民的故事》第七章章節,乘船逃難抵達香港的時候,阿青還是個小孩子,她至今記得,香港人對他們一家非常友善,梅豔芳的歌陪她長大,後來前往加拿大定居時,她還特地帶上了一位香港老師在難民營中為她縫的一條被子。

《不漏洞拉:越南船民的故事》作者黃雋慧攝:林振東/端傳媒

二○一四年十月,加拿大西岸溫哥華島的阿青(Thanh)應一位好友的邀請,在一家社區大學分享她的船民經歷,並書寫自己的船民回憶錄。

我們能展開聯繫,是因為我曾做過一段關於香港啟德難民營的簡介。她說,她在一九八一至八四年就在啟德渡過,希望能蒐集更多資料。她的出現正是時候,就在前一天,我發現了一輯香港新近製作的得獎短片,叫《越—是看不見》,是香港樹仁大學新聞系學生的作品,訪問二○○○年以後長居香港的前難民,探討他們的生活狀況。我告訴阿青,短片開頭就有啟德的影像!

阿青現在住在溫哥華島的坎貝爾河(Campbell River),是一個三萬多人口的小城,那裡的越南人和華人遠比溫哥華市少,越裔家庭連同她自己的家,有三十到四十個,本來僅有的一家越南菜館幾年前還關了門。阿青以前在香港曾學會廣東話,但在小鎮,練習華語的機會很少,她看過香港學生製作的紀錄短片,沒想到自己告別啟德三十年,還聽得懂廣東話!

一九八一年,九歲的阿青和父母、二哥和三哥在北越上船。她很記得當年到了香港,先在一艘駁船上逗留了好幾天,輪候體檢的情景。她說,在香港的那三年多,比之前在越南的九年印象要深刻得多了。我告訴她啟德難民營其中一座建築,現在改為「明愛向晴軒」,為面臨家庭危機的人提供支援及避靜場所。她以為以往的啟德營早就不留任何痕跡了,很高興知道舊址尚有局部保留。她回過越南數次,帶兩個女兒去尋根,學習越語,但從沒有再到過香港,正計劃着二○一七年重遊啟德。

我和她在初步接觸後一個多月,她帶着媽媽和三哥坐兩個多小時的渡輪過來溫哥華市,兩兄妹專程過來和三十年沒見面的難民營學校(新秀學校)同學聚舊,我和阿青也來了一次聚會。

終於能親耳聽到一個北越人的故事,心中無比滿足—是神祕歷史面紗終於揭開的那種滿足,也是願望終於達成的那種滿足!

要麼一起生,要麼一起死—船號1553

阿青的家鄉位於廣寧省靠近中國邊境的一個村落,鄰近今日的熱門旅遊點下龍灣。要說阿青生來就是船民,並不誇張—她在船上出生,在船上居住,父母從事河運,以帆船運載建築材料。

她有三個哥哥,大哥很早就出來謀生,一九八一年,雖然中越戰爭名義上結束了,但邊境仍經常有炮火來往,阿青的大哥不想捲入軍事衝突,於是先帶着二十四人出海去,伴着帆船長大的他,順理成章擔任船長,成功到達澳門,獲安置在難民營。

不久,阿青這邊又有親人安排好船隻,為免被有心人揭發,父親當機立斷,立刻帶着全家上船出發,並擔任船長。這也是一艘帆船,二十二公尺乘六公尺左右,全靠風力沿着中國海岸慢行九十天,中途輾轉停靠了很多站,主要是避風。船上有坎事用具,可以煮食,途中還遇上純樸善良的中國漁民送贈糧食,兩國紛爭盡拋諸腦後。其中一次上岸,阿青的一個長輩打算用黃金換取食物,對方堅持不收黃金,送了些蘿蔔之類的食材讓他們帶走。

無論如何,伙食是無法和在家的時候相比的。一次航行到另一個中國口岸,有人送贈肥豬肉讓他們配熱飯青菜!正當阿青的一個長輩享受着她認為是全程最可口的一頓飯時,岸上有一個男人說了,你們的船太小了,孩子又多,旅程必定艱險,說不定會失敗的。他見船民當中有個兩歲左右的男孩,長得很標緻,是阿青的表親,就說:「不如我就代你們照管這小孩吧,如果你們順利登陸,香港也好,哪裡也好,那就寫信給我,我就送他過去,如果你們全船人遭到不測,那也至少留有一個後代嘛。」

誰能確定這個人的動機為何?小孩的媽媽一口拒絕:「我們要麼一起活,要麼一起死。」

過了三個月,終於到了澳門,如果是機動船,兩星期就該到了。阿青的父親見澳門有大兒子,可互相照應,所以是登陸的首選,但那時澳門已不再收容船民,正好有一位神職人員過來探視,建議他們改去香港。

載有數百名越南難民的船隻,由美國艦隊所拯救,並護送至香港。這些難民當時暫時留在香港,直到香港政府安排他們移民到其他國家為止。
載有數百名越南難民的船隻,由美國艦隊所拯救,並護送至香港。這些難民當時暫時留在香港,直到香港政府安排他們移民到其他國家為止。攝: Bettmann / Contributor /Getty Images

延燒到難民營的南北越衝突

一進入香港境內,阿青只見萬家燈火,意味着要學習過城市生活。他們一通過檢疫,就被送進啟德開放營,阿青的爸媽和二哥都出外工作,自力更生。那時香港製造業發達,不僅牛仔服、可樂、燙髮棒、玩具等不同類型的工廠他們都去過,二哥也幹過地盤(建築)工人,媽媽則曾到新界近中港邊境處做過清潔工。從前不用做家務的阿青,也立刻負起擔子,九歲的她學會燒開水,用電飯煲,照顧一家飲食。幾個月後還能獨自外出買菜,幸好街市的人也很善良,沒有欺負外來的小孩子,還強調香港治安很好。即使經常要一個人外出,甚至要帶一個更小的表親去擠公車,她向來都覺得很安全。

母親在工作場所不時遇上很友善的人,一到節日就分贈水果等食物給她帶回營內。總之,阿青眼中的香港人對船民都很友善,一位本地老師曾進營教過他們縫被套,香港的時光,跟着她去加拿大做紀念的,除了幾張照片之外,就是自己當年縫的被套了!宗教組織的志工就像大姊姊,安排各種活動,讓小船民有機會看見外面的世界,看見希望。阿青曾去南丫島和海洋公園玩,還有一次參觀本地學校,那裡的小學生都比她大,哥哥姊姊們和小船民聊天,還一起繪畫。這些來自社會各方的人願意伸出關懷之手,給他們艱難的童年帶來了些許生趣。

對於一個沒見過汽車的農村女孩,香港的雙層巴士和扶手電梯實在太過新奇,有如走進迪士尼的奇幻世界!她很懷念街邊的熟食小攤,一提起魚丸串、豆腐花、叉燒,就很興奮。

然而啟德營一九八二年的暴亂,她也不曾忘記過。當時年幼,不太明白來龍去脈,後來聽長輩回憶,南北越船民間的嫌隙存在已久,相互欺凌,營內瀰漫一片恐懼,大家都把鐵棒之類的武器藏在床底隨時做自衛用。當夜,其中一座營舍被縱火,人群大打出手,防暴警察來清場,所有在床上、床下藏有武器的人,一律拘捕,被捕的南北越人上以百計,少數罪行嚴重的人被監禁,其餘的不久就釋放了。

阿青的父親當時因忙着找工作,對營內日漸激化的南北越矛盾原本不太在意,直到那晚,警察闖進他們的營舍,命令全部人起床,驅趕到外面,才知道事態嚴重。有關當局對犯事者酌情處理,只要以後不再犯事,就算因此事而被監禁,仍有移民的機會。

經此一役,香港政府決定重開銀禧難民營,分隔南北越船民,把啟德的南越人,包括阮三武父子,遷移過去。並下定決心推行禁閉營政策,兩個月後付諸實行。七月二日起上岸的船民,不可出外工作,也不可自行煮食,希望減低難民進入香港的意願。

船號就是我們的收信地址

阿青一家的船號是1553。「在難民營的三年多,船號就是我們的收信地址,是一種身分證明。」沒錯,營舍可以搬遷,但難民船已經是過去式,不會改的。阿青和三哥留在營內上學,每天的生活除了學習、做飯外,當然娛樂也不少得,全憑當年看劉德華演的《神鵰俠侶》,聽梅艷芳的歌。阿青和我用英語聊天時,還會夾雜着一些廣東話。

父親接受移民面試的時候,向聯合國人員提起澳門的大哥,希望能安排一家團聚,最後一家六口獲加拿大接收,移居卡加利市(Calgary)。一九八四年九月,阿青入境加拿大,她第一次踏足寒帶,看到人們說話的時候呵氣成霧,感覺驚訝。過了幾個星期,還下雪。入鄉隨俗的第一課,就是去救世軍舊貨店買禦寒衣物。初步安頓後,正巧大哥認識有人在溫哥華島做撿拾蛤蜊之類的手作小生意,於是在一九八七年舉家西遷往卑詩省。

她認識一位移居澳洲的朋友,坐的難民船在菲律賓外海沉沒,因她會游泳,即時抓着一件漂浮物,保住性命,是全船唯一生存的人,阿青回想過去的腳印,自覺萬分幸運。

越南船隻難民在香港島上的一個營地。1975年以來,共產主義的北越戰敗了美國支持的南方,20多萬越南難民在70年代末80年代抵達香港。聯合國難民委員會自1975年以來一直幫助安置了超過十三萬三千人,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照片攝於1989年4月1日的香港。 閱讀更多

《戰狼2》V.S. 《建軍大業》:小鮮肉的噩夢,「革命」永遠「陽剛」

《戰狼2》上映八天,票房迅速突破20億人民幣,有望挑戰中國國產電影票房總冠軍《美人魚》的33億人民幣。與之相對,同日進入戲院的《建軍大業》獲得官方支持,上映八天暫時只有三億票房。前者是吳京自導自演的現代軍事題材動作電影,以中國特殊任務中隊對抗外國僱傭兵為主線,靠荷里活商業片手法拍攝與剪輯高強度動作場面;後者則是中港八家片商聯合拍攝的大製作,官方推薦「慶祝中國共產黨建軍九十週年獻禮影片」,集合了兩岸三地超過五十名知名演員,從影帝影后到當紅「小鮮肉」應有盡有,寄望香港導演劉偉強將「主旋律」拍得年輕化,年輕偶像歐豪飾演的新四軍軍長葉挺戲份極為吃重。但幾乎從第一天開始,《戰狼2》票房就遙遙領先,要不是葉挺後人葉大鷹(其父為葉挺次子葉正明)對《建軍大業》大肆開砲,後者可能更加沒有水花。

論卡司及幕後,《戰狼2》遠遠不及大堆頭的《建軍大業》,雖然吳京在中國也是知名的動作演員,牌面上看,似乎並不如《建軍》有賣點。可在中國的建軍節前夕上映的《戰狼2》,遇上少見的「八一建軍節大閱兵」,瞬間成為中國王牌電影的代表作。

一切現象之下,還有一條隱密的線索。葉大鷹為《建軍大業》憤怒的理由是什麼?他在微博上數條連發,以不容辯駁的語氣說:「革命歷史被嚴重的娛樂化,是對革命歷史的羞辱和歪曲。我作為葉挺將軍的後人在想此質問黃建新和劉偉強,你們是真不懂歷史?還是別有用心的想借重大歷史事件來發娛樂財呢?⋯⋯腿都站不直『女裏女氣』的小鮮肉來演葉挺,你們在羞辱誰呢?」葉大鷹很快又發起連署,集合南昌起義主要參與者家屬,向中國廣電總局高層寫了一封公開信,要求《建軍大業》片方公開道歉。

新世紀的性別焦慮

2014年「小鮮肉」一詞推開,兩年內四位中國籍 EXO 成員回流發展,「鮮肉」也慢慢變成了影視業的必需品。越來越多的影視製作無「鮮肉」不立項,也有越來越多的電影電視因為「鮮肉」充滿爭議。男性脫離了「陽剛」這一舊式的氣質,原本並非中國獨有,但在這樣傳統又守舊的東方社會,始終有人耿耿於懷。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點擊 membership.theinitium.com,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東奧正名「台灣隊」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今赴日發聲

為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及東京奧運正名運動,「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組成「日本參訪團」於今(5)日啟程赴日,將拜會日本國會議員、智庫,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前國防部長蔡明憲表示,結合海外台僑力量非常重要,盼透過民間組織的交流表達台灣的心聲,日本友人也發起東京奧運正名「台灣隊」行動,更要前往聲援,「台灣人自己發聲 國際朋友才願為你發聲」。

蔡明憲表示,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於8月5日至9日組成「日本參訪團」,結合海外僑胞的力量,推動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及國際組織,預計將拜會日本國會議員及智庫團體,就台日經貿及亞太安全合作等進行討論。

蔡明憲指出,日本友人發起2020東京奧運將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隊」,這是日本朋友自發性的行動,連在外國的朋友都願意替台灣正名盡力,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更要代表台灣人民去參加他們的聲援運動,這是首次有台灣的團體前往日本與日本友人一起推動「2020東奧台灣正名運動」。

蔡明憲說,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將結合日本、美國、歐洲等支持台灣正名的NGO組織、政壇人士進行交流,也將整合海外台僑力量,推動以台灣名義參與國際組織,並向海外台僑報告民進黨執政後,在國際面臨中國打壓的困境、該如何突破,也希望今年九月聯合國大會,蔡英文政府可以將民間與官方的力量整合,共同推動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唯有官民合作,台灣才能突破。

發言人曾琮愷提及,世大運即將開幕,台灣許多團體準備在世大運期間向世界宣傳「2020東奧正名運動」、「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的訴求,此次前進東京也會與日本友人串連2020東京奧運正名台灣隊運動。

「日本參訪團」名單包括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許晴富教會長老、馬偕醫學院董事長林逸民、基隆市律師公會理事長鄭文婷、大日病院院長高本謹有、日本台商會名譽總會長李茂賓、宣達團發言人曾琮愷,以及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指派的義光教會邱瓊苑牧師等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