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瓦斯釀氣爆 素食店5傷

台中市一家位於學士路中國醫藥大學附近的素食小吃店,昨下午1時38分換裝瓦斯桶時,疑因新手操作不慎引發氣爆,造成老闆林添正(63歲)、員工及客人等5人受傷。店內門窗玻璃破裂、天花板裝潢掉落,所幸並未引發火勢。肇事的瓦斯行員工張姓男子(23歲)向警方供稱,更換瓦斯好多次、每次程序都一樣,不明白為何會大量漏氣。警方訊後依公共危險罪嫌送辦。文╱鮮明、田兆緯
圖╱張喆喜

詳全文:換瓦斯釀氣爆 素食店5傷 閱讀更多

惡社工詐8旬翁 騙走1700萬

【黃羿馨╱新竹報導】惡劣至極!新竹市一名原任社工的婦人,三、四年前訪視一名要爭取獨孫監護權的八旬老翁時,發現他身懷鉅款竟起歹念,以法院要看「財力擔保」為由詐財,後婦人因案遭判刑、免職,仍以社工身分向老翁借貸、要求愛心捐款,前後騙走一千七百多萬元,前天老翁再到銀行取款要交付時,警方及時察覺逮捕婦人,老翁驚知遭騙傷心淚訴:「沒想到是假的!」

詳全文:惡社工詐8旬翁 騙走1700萬 閱讀更多

台中 發現老屋新藝趣

烈日當空,從台灣大道上轉了幾個彎,穿街走巷,遠離川流不息的人車之後,突然靜了點、也涼了些。踏入巷弄間,樹木掩映、綠意盎然的風格小店,既是為了點心佳餚或美好空間而來,也是尋覓城市裡一個讓心靈停歇的恬適午後。台中不少老屋展現新藝趣,老公寓、老洋樓、老工廠各有新貌,提供旅人享受慢時光的清新角落。

報導╱陳彥豪 攝影╱張世平

詳全文:台中 發現老屋新藝趣 閱讀更多

【七逃片】義大利西西里 撞見棉堡翻版美景

到過土耳其旅遊必定會安排到棉堡 (Pamukkale)。Pamukkale,土耳其語正是棉花城堡的意思,因為這裡的地景雪白似棉花,1998年還被列入世界遺產保護。只不過,義大利的西西里島竟然也有很相似的景色「土耳其階梯」(Stair of the Turks)。

只不過,棉堡是因為含碳酸鈣的溫泉水從地底湧出,至地表後冷卻,碳酸鈣凝結成石灰華結晶,形成像是鋪著棉花般的奇景;西西里的土耳其階梯卻是單純由白色石灰岩及泥岩所組成,陽光照耀下格外雪白。由於它位在海岸邊,倒映海面的景色,美翻了!
詳全文:【七逃片】義大利西西里 撞見棉堡翻版美景 閱讀更多

許家班,這樣「經營」泳協

許家班幾乎是泳協的代名詞。國家代表隊多次拿到泳協發放的運動服,上面繡有「Tony Hsu」(許東雄的英文名字),或是「Hsu’s」外加一隻鯊魚的圖樣,那是許東雄引以為傲的註冊商標。一位游泳教練的臉書上就有一張出國比賽選手們穿上了繡有「Hsu’s」的衣服,在機場大合照。 閱讀更多

8月17日新聞重點搶先看

立法院將在18日到31 日召開臨時會,原本是要處理「前瞻計劃第一期特別預算」、國體法修正草案,因發生815全台大停電事件,朝野均要求行政院長林全赴立法院報告,立法院長蘇嘉全今(17)日下午3點將主持朝野黨團協商,討論臨時會事宜;時代力量上午10時將召開黨團會後記者會,就臨時會議程及相關議題提出意見。
815全台無預警大停電,經濟部長李世光負政治責任下台,不僅藍營人士不滿,要求中油等相關單位負責,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也在中常會中當面問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只有經濟部長李世光下台夠嗎?台電董事長朱文成及中油董事長陳金德沒有下台,要如何平怨?尤其中油人為疏失,面對下台要求,陳金德今天上午8時30分,將接受「蔻蔻早餐」專訪。
立法院兒少權利連線14時在群賢樓101室舉辦兒童權利公約講座;15時30分在金寶山日光苑儀式廳,將有「臨別的天空」-紀念齊柏林導演揭碑儀式。
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案,立委黃國昌等22人,台北地院以「公民不服從」全部判決無罪,北檢羅列7大理由向高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決,今天下午14時30分高等法院開庭。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昨天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對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與前勞動部長郭芳煜提告,抗議協議週年,承諾縮水,政府無賴不認帳,今天將到勞動部召開記者,對勞動部不遵照協議內容行徑,表達嚴正抗議。
高教工會11時在教育部外人行道召開反對教育部強推「玉山計劃」記者會。
今年起,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與文化部攜手合作,以《CCC創作集漫畫人文期刊》為平台,匯聚文化、漫畫、科技產業能量,跨域共創,結合新媒體運用,打造一元多用的智財資產創新產業鏈,今天上午11時在國立台灣博物館舉行出版計畫記者會,文化部長鄭麗君將出席。

六都首長行程部分,桃園市長鄭文燦上午出席同德國民小學「專科教室暨活動中心新建工程」動土典禮;出席壢社區關懷據點啟動、愛心便當送餐記者會;2017桃園地景藝術節宣告記者會;「桃園市埔頂計畫區污水下水道系統BOT計畫」開工動土典禮;「大漢溪山豬湖生態親水園區工程」開工動土典禮。
新北市長朱立倫出席手信坊龍潭廠二期興建工程動土典禮;參加新北市公私立國小校長會議;主持中和區員山公園二期工程開工動土典禮。
台中市長林佳龍在清水天主堂參加美籍神父曾顯道取得國籍頒發國民身分證儀式;上午出席吳寶春台中旗艦店開幕;16時花博說明會-第6場次
台南市長賴清德出席在台南市柳營區圖書館舉辦的「圖書館閱讀環境優質化改善工程竣工重新啟用開幕典禮」;11點「黃 16 白河-東山-六甲通車典禮」。
台北市柯文哲上午10時出席「木柵公共住宅新建工程開工動土典禮」;其他市府活動包括上午9時,台北市都發局「都市設計及土地使用開發許可審議委員會」(台北市市政大樓N202會議室);台北市產發局15時舉行「世大動LITE-ON Smart City花博公園爭艷館智慧展覽館捐贈暨啟動儀式;16時35分,參加2017世大運聖火傳遞-台北市文化路線;北市府17時在市府市民廣場舉辦世大運光雕秀玩遊戲活動;。
高雄市長陳菊14時出席港都聯合助學暨展翅工程服務方案相見歡活動。 閱讀更多

誠品書店的大股東,給你說一個關於現實的故事

【前言】:7月18日,誠品集團創辦人吳清友於台北猝逝。與吳清友私交甚篤、投資誠品書店超過18年的大股東童子賢,事發當時正在國外旅行,無預警接到吳清友女兒吳旻潔的越洋電話,聽聞噩耗,回台後直奔吳清友住家。在吳清友過世將近一個月後,童子賢接受《端傳媒》專訪,和我們談談吳清友如何面對長達15年的虧損、誠品在轉型期間的掙扎,以及足以讓誠品誕生、且生存下來的台灣社會。

以下為童子賢口述摘要:

台灣時間7月18日晚間,我正在地球的另外一頭旅行,那裏是清晨,太陽剛剛昇起。Mercy(吳旻潔)打了電話給我,告訴我吳先生走了。隔著半個地球,我感覺這一切都很不真實。

最後一次和吳先生見面,是在五月底。那次聚會的地點是在松菸誠品的誠品行旅,吳先生、Mercy和幾位藝文工作者都在場。我們聊社會公益、藝文工作,還討論了植劇場的《花甲男孩轉大人》。

閱讀更多

寫在入獄前: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的陳情書

【編者按】引發2014年雨傘運動的926佔領「公民廣場」事件,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時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常委羅冠聰,去年被判非法集會等罪成,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律政司其後申請覆核刑期,上訴庭今天(8月17日)宣判結果。三人預料自己將被判入獄,先後在臉書寫下陳情書,端傳媒獲授權轉載。

周永康,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前秘書長

各位朋友,大家聽到這段由諸位前學聯成員念出我的一些心裡想法時,我們三位年輕人已被宣判罪加一等,即時入獄。

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如何?是否傷心?難過?憤怒?還是低落?又會否如部份人因年輕人入獄而拍手稱賀?

低落的人,如果我們傷心,就請儘管傷心。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感受,都會是我們前路重要的領航指引,引領我們從七上八落的情緒中,突破思考的迷障,因他人的痛苦,而重新尋覓到自己的位置。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因為,只要我們細心觀察,我們可能就會感受到,其實我們都想要進步,都想更完滿地幫助他人,令到香港,或這個世界,一點一滴地變得更加美好。

當下,不少朋友可能都會覺得法治頻危,司法獨立成疑,甚至對法官懷有恨意。這點,我絕不稱奇,甚至我在心裡也有罵過他們的言論狗屁不通,對真正的不公義視而不見。但在情緒過後,我明白,我心裡對他們是有更大的昐望,想像他們年輕時,是否也可能有過深重的責任感,認為他們要肩起法律的專業,擔起法治的領航者,為香港而作出貢獻。那麼今天,他們是否可以看見種種示威抗議浪聲不絕的根源,當在哪裡?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關頭承擔什麼的位置,令民主、自由、人權得以落實,法治得以保障?

我們很多人可能都對法官感到失望,但此際,我更希望與各位朋友分享我內心的一個想法:我們不會因為痛罵法官而令他們打從心底裡改變,當其他人放棄了他們的角色,或根本不認同我們提出來的願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我們,擁有相近信念的人,變成一個更有愛、勇氣與憐憫之心的人。

當傷心、難過、憤怒、低落、憤怒纏身時,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人心不致擊潰。相反,我們更可以從中得力,成就我們蛻化成一個個更有創意、更有遠見、更有胸襟和視野的香港人。當我們能從中獲得力量,我們便可以使民主運動重新上路,以寬容的心,去包攬、說服及感動更多的人。

或許會有人問:有用嗎?被時代吞沒,有用嗎?「我沒有敵人」,有用嗎?世界崩壞得那麼快,有用嗎?我可以堅定的答你,絕對有用。

我們都渴求命運自主,成為一個自由的人。但是,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我們從來都不由自主,為時代束縛、為歷史制限、為文化所囚。我們既無法選定在那個時代出生,也難以挑選我們要降生的地方或家庭。

就這樣,我這樣一個嬰兒,如同千千萬萬個其他的同代人,在一九九零年,八九民運後的一年,降生在香港,受著父母的關愛,成長於港英治下的最後七年,學成於九七後中國成為宗主國的香港,受著和其他人同樣的教育,在二零一四年,在羽翼還未完全長成之際,便要和同代人、前輩、後輩共同承擔起雨傘運動的走向。當風高浪急,我們被拋到浪尖之際,我們能夠選擇嗎?我們連如何降生、何處世長、吸納什麼資訊,都處處受限時,我們這群被「世代選中的人」,根本就處處受困。

但正正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我們的時代挑選了的一代人,成就了今天我們的模樣,如斯的一個香港人。我們都在千百萬種外力因素的左右下生活。我們都無法選定我們旅程中會遇到的挑戰及難關。但當我們踫上他們時,我們最可以掌控的,就是我們內心的方向,去觀察揣摩他,從而在不自主的時代,活出命運自主的生命。穩住內心,我們就可以穩住世界。要穩住世界,我們必須回到內心的探索,去了解自己。

社會進步,就是由這裡開始,就是由我們內心開始下手,積累力量,推動巨變。了解內心投射的方向,我們就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如果我們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我們就會生出與之前對人、事、物截然不同的行動、想法、策略、信念、文化,以至最終,一個不同的社會,一個不同的世界。

而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內心的變革,就如我們的雨傘運動,我們的民主、平等、法治、自由的捍衛,都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切切實實的共同參與,才能在當下此刻,走出迷惘,開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開出一個十分不同的璀璨未來。

命運自主的意思,是我們對內心的真正掌握,而對內心的真正掌握,就是重奪自由的開始,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只要我們守護著這一點,我們就能真正開始幫助更多的人,從他人的內心出發,關照他人,守護他人,從非建制派的內部對話,推展到更遠的,所謂黃絲藍絲的重新交流、理解、聆聽與合作。這些,都不是痴人說夢話,而是我心中,也相信同樣是不少朋友心中所展望的理想社會的圖像。

我在想,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我未有一個高度與深度可以去改變他們,但我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讓他們能打開心窗,見到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見到他們現在還感受到,卻真實存在的世界的另一面。

各位朋友,如果你內心聽到的話,願我們並肩,繼續學習,繼續成長,繼續前行,壯大民主運動,壯大公民社會。如果你內心充滿掙扎,不緊要;我們就先繼續在我們各自的路上磨練修行,待機重聚。

但是,請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我們即使不完美,但我們仍可以朝圓滿的方向推進。我們要深信,了解我們的傷心、難過、憤怒、憂愁、怨恨和義憤等千百種感受,我們就可以開始轉化我們的千百萬種感受,成為我城進步的推動力。讓我們開始成為一個更具勇氣、自省、包容、慈悲、耐性、智慧的人,這座城市就會自自然然地改變。請讓我們一起,共同以愛、勇氣、溫柔和關懷撒遍整片土地,響遍整個地球,一起重奪我們當應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共勉。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前學民思潮召集人

判刑前夕,本想學像羅冠聰寫下千字文,記下自已的思緒,不過倒數24小時的感覺也不好受,應付排山倒海的訪問(相信會在判決後陸續刊出)也確實疲憊。

此刻難以整理想法,但只願勸勉各位不要泄氣,即使此刻我仍難以判斷原訟庭和上訴庭,為何兩庭法官會對「重奪公民廣場」一案有近乎180度的不同理解,但作為抗爭者也早已預料有一天將要坐監。

五年前,當我仍是15歲的時候,與香港人促成反國教運動,把政總東翼前地命名為公民廣場;三年前,因公民廣場架起圍欄,我們發起重奪公民廣場,促成雨傘運動;與公民廣場結下不解之緣,因這地方被香港人所認識,因此而被捕,最終今天也因這被監禁,但我仍為投身雨傘運動感到光榮。

公民抗命,承擔責任,學生運動,無畏無懼,仍是雨傘運動期間我們所吶喊的口號,如今就是我們兌現承諾的時候,只盼在社運低潮心灰意冷的香港人記得——當被送進監獄裡的青年人仍未放棄爭取民主,大家又憑甚麼放棄!?

曾參與雨傘運動,但無需面對審訊、判刑和坐監的朋友們,有三點提醒:

一、請在我們被限制自由的時候,把我們在監獄裡的決心和意志,帶到反抗運動的各個場域裡。

二、比起重奪公民廣場案,所獲國際社會關注,大家更需要關心更多藉藉無名的抗爭者,這點不要忘記。

三、懼怕被捕的朋友,不要在這個時候還嫌棄過去被稱為行禮如儀的遊行集會了,在社運寒冬行禮如儀還是有其作用,週日大家要去遊行!一地兩檢大家要擋著!

下年,當我們獲釋離開監獄的時候,給我們看到一群未放棄的香港人,還有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可以嗎?

羅冠聰,香港前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學聯前秘書長

我會以最平和的心面對明天的判刑。

無論高牆多麼的高,無論它遮擋陽光的陰影多麼廣闊,我始終相信它那背後通往公義的路,照耀和滋長生命的太陽,依然長存世上。我雖然看不到,但它們肯定存在。

所有參與、聲援過雨傘運動的朋友,牢獄是為所有人而坐,也是為公義而坐。你要抱有的不是歉意,而是前進的動力和決心。當我心存自由的腦袋在牢籠內,我希望與我分享同一信念和價值的人,能夠更好的生活和抗爭。暴政不是由人的犧牲而推翻,而是由各位心存道德力量的人,共同合力改變;缺乏你們的改變,各位在牢獄內外背起的痛苦,是沒有意義的。

法律

當法庭說,法律是鐵則,法律是公正且不可違背的,我想到我工作過九個月的立法會。法是誰立?立法機關過半通過。立法機關如何組成?立法會結構性的不公義,使民意少數的建制保皇黨,能夠通過所有保障既得利益和政府的法律。

爛掉的蘋果吃下肚,每天要喝八杯鉛水,眼見路人在馬路遇險也不能逾越紅燈法規拯救他。法律的界線是如此森嚴和赤裸,不假思索的接受守法代表公義,正是葬送人民思考反抗暴政的活力。法治的最終目標是「以法達義」,如義不在法,就是人民反抗的基礎。迴避暴政本質、迴避政策因體制傾斜而滋生的暴力、迴避弱勢在窘境而不得不憤怒地吶喊,所有依此的判決,都是不公義的。曾幾何時,畜養奴隸、歧視有色人種、清洗猶太人、殘害同性戀者,都是法律所容許。那時候法庭都會說「現在不是剝奪你生而為人的權利,可是你選擇了成為同性戀,法庭只能依法而行」。我們對權力的依從、法治的祟拜,千萬不能建基於喪失價值判斷、失去對社會弱勢的關懷,從而忽視制度所帶來的盲點和逼害。對與錯,應由公義價值談起;守法與否,只代表是否順從立法背後訂下的規則,政治上這極可能是帶有強烈的保守和維護制度的色彩。如果現行法律永遠正確,那為甚麼我們還需法律改革和更新法律呢?為何立法會不是由官僚,而是應由民選議員擔任呢?因為,法律本身就充滿滯後和爭議呀。假如要社會抹掉對法律理解上的爭議,這可就真變成一把尚方寶劍,殺異見於無形。

可是我們生而俱來的人性、尊嚴和勇氣,絕不應為制度和法規所打壓和毀滅!道德力量正是城市茁壯、充滿活力的核心,因多元而燦爛,因獨裁而消忘。缺乏外在於金錢和權力的追求,政府不停棒打改善社會的力量,受害的將是整個城市——我們活在不願意挑戰和變革的地方,最終只會慢於時代而老去凋零。

當法庭不接納因公義而抗爭,忽略制度暴力而放大肢體衝突,我們城市的靈魂,又是以何種醜陋的姿態被牢禁,成為只有體制中人才能享樂的後樂園,百姓受難卻無路可逃、無處可伸?

“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tension: it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Martin Luther King

囚禁

“You can chain me, you can torture me, you can even destroy this body, but you will never imprison my mind.”―Mahatma Gandhi

這是其中一段因釋法導致我被剝奪議員資格的宣誓前言。Chain(或China)和torture都步近了,人的思想,會被囚禁嗎?

這是每位抗爭者都要自我拷問的難題。我們都是公民,權責和義務不比別人多,也不比別人少。我與你,應可享有同樣對生命的追求,理想和興趣的探求,有權利與愛人共渡難忘時間,與親友彼此照料。正值青春,我曾經幻想過我能夠其他大學生一樣,在校園揮霍青春,閒時兼職,與朋友嘻嘻哈哈過日子。我們沒有任何義務要犧牲和承擔更多,但為何我們願意如此生活,放棄生命的其他追求,比別人前行一步?

每個人有不同答案。而我,只是因為我的固執。我相信知行合一,我相信人自由的思想,會引領他的路途和行為。我寧願反抗時滿身傷痕,亦不屈膝苟且殘存。我有我付出的代價,而這種代價只向自己的信念交代;任何人,也沒有權利要求別人付出更多,或是指責別人付出太少。我希望所有人都參與抗爭,但我不會指責別人的疏懶;我會主動與政治冷感的朋友解說,但我不會攻擊他們的逃避;我希望社會變革,但我不怨恨人的無動於衷。

體諒和胸襟,似乎是我們民主運動進入下一階段的命題:我們都是公民,在對得起良心和社會之時,做我們能力可及的事。如此,即使面對制度的瘋狂打壓,嘗試由身至心的磨滅我們對變革的追求,你的思想都不會被牢禁。

波折

雨傘時,有位略懂術數的朋友摸了我的手掌,說我將是活得艱苦,波折重重。

對,廿四歲,已經不停在走高山低谷。雨傘躍成小焦點,卻因退聯爭議飽受壓力;創立眾志,起步慘不忍睹,捱過大半年競選期,終可選上;以五萬票成為最歷來年輕的立法會當選人,卻一個釋法被DQ,只得九個月法理上不存在、實際卻帶來影響的席位。

經歷多次審訊,白皮書遊行脫罪,公廣案本來判處社會服務令,完成後開審刑期覆核,面對以月至年計的刑期。議會,對我而言,遙不可及;就算不以確認書攔阻,也鐵定是以三個月刑期,來剝奪你的被選權。七月十三日,到八月十七日,只是三十五天,由立法會議員,成為因雨傘運動被判入獄的政治犯。

但戰戰競競的生活,早就在判刑前開始。

這幾個月來睡眠沒有不安穩,但瘋狂政治檢控下,起床時心裏總不踏實。威權壓境,政治異見人士都被當作重犯,反釋法遊行等案件警方踩上門拉人,每朝醒來都慶幸不是被警察拍門吵醒。案件懸在頭上,不知道告不告,不知道何時告,也不知以甚麼罪名告。

每天睜開眼,總會睡眼惺忪的坐在床沿,平安起來,平安地工作。在社會變革前沿的人,過的也許是這種心靈漂泊的生活,一種今日不知明日事的惆悵——問我一個月後的事情,我也不知如何回答。我們暫且不會「被失蹤」(這天可能近了),但政治示威的自由和抗爭者的人身自由,未來一定會愈加縮窄。

從被DQ到被加刑監禁,到之後可能出現的經濟逼害(追訟費和薪津),隨時破產,都是中共全面打壓,侵害進步派人權之舉動。依法律程序平反,一來需時甚久,是燒銀紙的戰爭,二來法律定義任由中共編寫,釋法一來,仝人跪低。

面對窘境,我們可以何突破?也許,勇敢做好本份,不畏懼,不自憐,不犬儒,是一帖良方。沒有標準答案,只有每個人嘗試,遍體鱗傷,找出屬於香港人的路。

希望

不是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見希望,這是我們在雨傘學來的,不是嗎?路遙遙,找到攜手的人,至為重要。政治,或許是妥協的藝利;但民主運動,是從枯井取水,是絕望中尋找希望的藝術。「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假如你因香港的頹勢而感到氣餒,我希望你想到在監獄面對政治打壓的朋友時,可以為這個城市,為你的內心,找到一些希望。

身陷囹圄,希望日後出來時,會是更美好的香港。

時代力量提跨黨派調查小組 追查電廠跳機停電真相

大潭發電廠因6個發電機組同時停止運作,造成全台17縣市輪流停限電,立法院時代力量黨團今(17)天召開例行記者會表示,下午進行黨團協商時,將提出針對大潭電廠作業疏失導發動立院調查權,組成跨黨派的調查小組。另外,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指出,巨路國際獨立董事林立人曾擔任中油公司興建工程處處長及總經理室顧問,直問「這是什麼樣的關係?」

時力提組織跨黨派調查小組

時代力量總召徐永明表示,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在解釋大潭電廠跳機停電原因時講的內容前後不一,中油和承包商巨路公司互踢皮球,若行政部門去調查大潭電廠跳機事件,能調查出什麼結果?徐永明說,除了要請行政院長林全下週一赴立院報告備詢外,還希望立法院能組織跨黨派調查小組調查事情真相。

黃國昌補充說明,強化國會調查權可針對行政部門違失或違法事件有效地還原真相,大潭電廠跳機發生大規模停電,到目前為止真相都還沒辦法釐清,特別是中油和巨路在互踢皮球的情況下,更有必要組成跨黨派調查小組,深入調查還原真相。

此外,黃國昌也說,下週一會希望林全可以針對系統安全性與系統充裕性作為告報方向。「很難理解的是為什麼會因為一個人的疏失導致600多萬人停電?」黃國昌指出,大規模停電無論是在美加東北部、歐洲七國,乃至於德州都曾經發生過,但台灣在討論電源供應系統穩定性的時候,往往只討論備用備轉容量,卻忽視了系統安全性的問題。

走跳中油與巨路的獨立董事

「沒有高層胡搞瞎搞,責任基層背的道理!」在究責的部分,黃國昌認為必須要替台電與中油的基層員工說話,每當重大事件發生時,基層員工往往都在第一線工作,而時代力量的立場就是要有清楚的責任機制、賞罰分明。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指出,過去大潭電廠採購案,巨路公司得標總金額高達1.76億元。 圖/鍾孟軒
黃國昌透露,過去幾年光是大潭電廠的採購案,無論是台電或中油發標的案件,由巨路公司得標的總金額就高達1.76億,現在巨路公司其中一名獨立董事為林立人,過去曾擔任中油公司興建工程處處長與總經理室顧問,林立人在擔任中油職務其間,前往日本、荷蘭和新加坡等地處理大潭電廠的採購案,並在2013年當選巨路公司的獨立董事,黃國昌問「這是什麼樣的關係?這是什麼樣的文化?」而今日上午陳金德受訪時自己也坦言「這種包商文化大家都是自己人」,黃國昌質疑,這樣子的文化若不破除,下次意外又會發生在哪個核電廠?

閱讀更多

錢從哪裡來?從錢的從前開始說起

大家都愛錢。
神智正常的人類中,除了極少數以外,都想要有更多錢。大多數人都覺得自己錢不夠用,想要賺更多錢,最好還不用付出太多心力,能錢滾錢更好。

錢又不能吃,為什麼大家都愛? 圖 / 取自Maxpixel 

錢,不是天然產物,而是人類的發明。這項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發明之一,是在多久以前誕生的,經歷過哪些變化,又對人類有什麼影響?來看看美國大學(真的叫作 American University,位於華盛頓特區)的人類學教授 Chapurukha Kusimba,看待錢的考古學視角〈When – and why – did people first start using money?〉。

有錢有事:多功能的錢

根據考古記錄,人類最早使用貨幣(currency),至少可以追溯到4萬年前。人類早在舊石器時代已經互相交易,像是用燧石工具交換別人的人造物。而錢(money)現身的年代更晚一點,它的型式也不斷演化,從天然物品,演變為金屬硬幣,又變成紙鈔,直到今天的數位型式。但用錢的目的大致上還是那些:交易、支付、作為價值標準、儲存財富、帳戶單位。

美金!圖/取自 wiki

人類的文明與發展,和錢密不可分,對考古學家來說,藉由研究遺址中的各式錢與貨幣,能深入了解古代的貿易,還有人群之間的互動。要認識人的歷史,務必不能忽視錢的歷史。

關於錢的起源,有不少試圖解釋的理論,這些論點也反映了錢的多功能性。錢能作為交易時,雙方共同接受的標準,讓交易得以進行;錢可以促進不同的社會彼此合作;社會階級能被錢延續;錢也是政治權力的具體展現。一些證據指出,錢是因應交換禮物,與償還債務的目的而生。

貨幣的各種型式

種類千變萬化,天然產生的稀有物品,都曾被作為貨幣使用。許多較為少見的天然材質,像是銅、金、銀、琥珀、黑耀石,都曾經成為貨幣;珍珠母(mother-of-pearl)被廣泛用於美洲原住民的社會;用貝殼( cowry shells)製作的錢幣,在非洲、亞洲、歐洲、澳洲都出現過;也有活的動物,例如牛,直到很接近現代時仍被作為貨幣。

<img class="wp-image-123858"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