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以為一切和平,以為沒有那麼嚴重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度作節錄或編輯。

1. 讀者BeomYeoA,回應圓桌話題《什麼、為什麼、怎麼辦?問題在眼前出現時,你習慣第一個想法是……》

現在社會我認為已經可以劃分為兩種人,一種係可以看到社會問題的人,他們知道謊言後的真相,亦或者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人;而另一種係被主流媒體蒙蔽雙眼的人,他們相信自己雙眼看到的「經過包裝」的新聞,會被社會輿論牽著走。

社會越來越荒謬、越來越魔幻,現在的社會越來越撕裂,其實第一種人只夠膽存在於暗處,他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到底是是什麼,而怎麼辦,我相信都是沒有辦法大膽自由說出來的,「公開議論敏感社會問題都是要被叫去飲茶的。」

我覺得第二種人很悲哀。他們不清楚到底自己生活在一個變了什麼化的社會,通常只看到表面,以為世界社會一切和平,以為事情沒有那麼嚴重。他們只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不會真正了解到到底是什麼,更不用說他們會去想怎麼辦。當大事發生了的時候,才會有那種感悟性,才會稍微沒有被輿論蒙蔽雙眼,才會開始有自己的思考。

可以稱,第一種是愛國者,第二種是愛黨人。

2. 讀者FrancesYee,回應圓桌話題《什麼、為什麼、怎麼辦?問題在眼前出現時,你習慣第一個想法是……》

在學習上會想要弄懂what,why,how。但是生活上的很多事情,最先想的是怎麼辦,然後再好好考慮是什麼和為什麼,或許可以對怎麼辦做出一些補充。許多事情的界定實在太難,我們以為自己所了解的真相事實上很有可能只是立體多面真相的其中幾個面。包括現在祖國魔幻,即使是同一個事情,父輩和我們的理解都存在很大的偏差。或者說,這些理解是個體與個體之間由於生活背景、教育程度等等差異普遍存在的差異。就許多評論而言,個人非常反感兩類人,一種是無腦愛國小粉紅,還有一種是認為不愛國就是自己很有腦子的表現的人。本質上來講其實是一類人。微博上之前很多人轉發並表示極度贊同的是,非常討厭聊天中別人說「客觀地講」等等語句,而希望只有明確的立場的贊同和反對。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3. 讀者恒久一心,回應圓桌話題《雨果獎結果觸發性別爭議,文學獎應否男女分家?》

我覺得文學不分男女,只看內容是否優秀打動人,女性能寫出粗獷剛毅的作品,男性也能寫出細膩柔軟的作品,不應該有一種僵化思維,認為女性作家的作品應該符合某種標準,男性作家的作品應該符合另外一套標準。

至於寶樹認為今年的雨果獎有「政治正確」的嫌疑,因為獲獎者大多是女性作家,表面上看來似乎有道理,誰也無法斷定評委會在評獎時完全不會受到「政治正確」思想的影響,但寶樹要證明他的懷疑必須要從獲獎作品本身的品質入手進行說明,如果作品本就值得獲獎,那和性別又有什麼關係呢?寶樹有質疑權威的權利,但與此他也要拿出充分的證據來,作為吃瓜群眾我們看待寶樹的質疑時也不該過激地認定他就是歧視女性,請冷靜一點去分析。

4. 讀者盜火者回應圓桌話題《醫患關係惡化,工作壓力巨大,醫護已成為厭惡性行業?》

作為一個醫務人員的家屬,我最直觀的感受是:忙!一個護士,計步器上顯示一天8小時工作下來,行走步數過萬,連接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相對於港台,大陸的醫務人員還要面臨低薪,因為政府從來就沒管過公立醫院,醫院自身就是一家企業。同時幾乎所有的優質醫療資源都在一些大醫院,而藥費又不便宜,這才是在大陸醫患矛盾的根源所在。

還有一個原因,是在於大陸人民的健康教育奇缺,而且還諱疾忌醫,更不要談死亡教育,經常能看到病房裏的患者以及家屬各種花式作死,比如吃中藥治癌症,比如剛抱孫子的婆婆捨不得把孫子放下來,對着小孩打噴嚏;比如婆婆心疼孫子在媳婦懷孕的時候各種大補以至於出現巨嬰而難產等等。所以讓他們接受患者上了手術枱之後下來人就成了植物人或者失去生命這樣的事情是難以想像的,他們不會詢問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不詢問疾病的規律,不詢問治療的邏輯,只問一個結果:人死了。

這是教育的悲哀。

5. 讀者古德史塔克回應8月15日的《晚報》

不知道香港的朋友是如何看待靖國神社的?

大陸官方一直採用的都是二元論,也就是說在二戰中有罪的只是那些戰犯,其他的日本人也是受害者,因此抗議日本首相祭拜靖國神社,實際上是抗議他們祭拜那些戰犯。

而日本對二戰的認識是,二戰是整個國家的犯罪,因此全體國民都有罪,同時看待日本侵華戰爭和看待英國和沙俄等國家的侵華戰爭是一樣的。日本反思二戰反思的是侵略戰爭,而不是軍國主義或法西斯主義。日本人祭拜靖國神社是為了祭拜在二戰中死去的親人或先人,由此去看,日本首相祭拜靖國神社的意義就不一樣了。當然日本國內也並不都支持首相祭拜靖國神社,也不是所有在侵華戰爭中戰死者的後人都願意自己的親人在神社中祭拜。

6. 讀者論塵回應圓桌話題《停電夜,可以做什麼,該做什麼?來聊聊你對停電的記憶》

記得小時候停電,家裡的手電筒就只有那幾隻,於是我會從電視櫃裡拿出用過的生日蠟燭,劃過幾支平常爸媽不准我玩的火柴,我就總是喜歡提著燭在家裡來回走來走去,看著燭光閃爍,覺得好像在一片漆黑的未知世界探險一樣,但膽子小又很怕燭光滅了。社區鄰居會出來透透氣,小巷子竟也人聲鼎沸了一陣子。所幸電話還是通的,會打電話給住在附近的外公外婆,也會試著打台電被打爆的搶修專線,沒有網路的世界,只能靜靜等著何時復電囉。

7. 讀者食魚的貓回應圓桌話題《停電夜,可以做什麼,該做什麼?來聊聊你對停電的記憶》

小時候(90年代初)廣州還是經常停電的,多數是夏天用電負荷太高以致跳閘。那時候會點起蠟燭、煤油燈。我爸熱得不行,拿着大葵扇,赤着膊一邊搖,一邊在發牢騷:「共產黨幾十年,連電也搞不好……」

8. 讀者Kevin Chou回應《誠品書店的大股東,給你說一個關於現實的故事》

其實我不喜歡去誠品,跟一般在地的獨立書店比起來,全台誠品風格顯得一致,不那麼特別,多了一些商業。但看完文章,卻不得不佩服吳先生的堅持,也理解他現實的考量,形成現今誠品在「菁英」和「普羅」之間的平衡。

或許誠品不是最棒的書店,然而就像內文童先生所述,「誠品是台灣社會的集體創作;這就是台灣社會從繁忙、計較數字、追著經濟成長與營收的緊迫氛圍裏頭走出來的證明之一。」

9. 讀者BH回應《寫在入獄前: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的陳情書》

這三位都是值得致敬的民運領袖,他們用自身的行動演繹了何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而且為此承擔了罪責。讀三人的陳情書,頗有一種蕩氣迴腸的感覺,為了自己的理想和理念,為了自己的家鄉更加美好,他們用自己的人生和前途去抗爭,不屈不撓。

希望他們的入獄能啟蒙更多的港人,不只是年輕人。

10. 讀者咸魚姬回應圓桌話題《3年前,當他們衝進公民廣場時,你在Facebook寫了什麼?》

隔牆觀Facebook,看著這個事件如何一步一步地被全部定調為港獨。身在泥沼的人從來不願意去想想他們為什麼那麼激進,只是想著把他們也拉進泥沼,一起享受好十倍「新鮮」空氣。最後這一群激進的青年也確實被泥沼淹沒,牆的另一邊在泥沼裏人抬頭也看見了傾瀉而下的便便,裏面還有些人叫囂著為什麼你們就是不願意一起享用便便。

港13名抗爭者遭判刑 台灣民團發起聲援

8月17日香港雨傘運動黃之鋒等3人遭判刑,而更早的8月15日在香港公民社會中發生的「新界東北土地開發案」共13人已遭判刑監禁,刑期為8至13個月不等,多個民間團體今(20)日發起「聲援香港抗爭被囚者」活動,地點選在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門口,為台北市政府旁的行人徒步區,多位香港民間人士到場說明情況,現場並有近百人聲援。
根據臉書活動專頁資訊,香港東北開發案涉及614公頃土地,影響在地將近萬人,是香港近30年最大的新市鎮開發計劃。其原初的開發理由包括增加土地供應、舒緩人口增長壓力,以及發展工商業。但公民團體早已指出,在強推東北計畫之際,香港政府卻放任他處4千公頃政府用地閒置。且該計劃僅15%土地用於住宅,半數以上面積用於戶數較少的大坪數私人住宅,其餘才興建一般市民階層可負擔的公共住宅。
活動頁當中描述,擴大住宅供應終究只是政府打的旗幟,真正在執行的,是引導地產商透過各種手段賤價收地,然後政府再給屯地超過4千平方公尺的地產商「原址換地」。換句話說,東北開發案,是香港數十年來,最怵目驚心的大規模圈地計畫,將大範圍土地快速移轉給財團,並投入巨額資金為其打造各樣建設。
8月15日,3年前反對香港東北開發案的13名被告,經香港律政司上訴後,香港高等法院推翻原勞動服務判決,改判即時監禁8-13個月。隨後,8月17日香港佔中3名被告又被判處6至8月刑期,時間點幾乎與雨傘運動(重奪公民廣場案)被判刑的3人(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主席羅冠聰及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同時發生,香港民間揣測此為中國共產黨深入香港司法,藉以宣達政治立場不容侵犯的手段。
土地正義,彼此聲援
來到活動現場說明的香港人士表示,目前還有很多人選擇到法院門口集會,情況非常緊迫,但香港這邊非常感謝台灣能夠做出聲援。香港發言者表示,就是不能隨便放棄屬於人民的的每一分、每一寸的土地,選擇抗爭是為了微弱的希望,哪怕這個希望並不大,卻很重要。
另一位香港人士則提到黃之鋒,若沒有當時領頭佔領公民廣場的3個人,雨傘運動可能就不會出現,然而運動經過2年,來自街頭的年輕人卻都將被監禁。他更提到,根據香港的經驗,絕對不能相信中國共產黨所說的一國兩制,他說香港的自由、香港的司法、香港的學校、香港很多美好的東西,可能也是台灣爭取了30年、50年的東西,在習近平的統治之下卻漸漸沒有了。

多位香港人士到活動現場說明狀況,並感謝台灣的聲援。圖/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提供
除了來自香港的聲音,台灣人權促進會、塭仔圳反迫遷連線、大觀聲援陣線聯盟、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民間團體也上台發言,說明土地掠奪與迫遷的爭議,在台灣與香港皆屢見不鮮。
活動的最後,主持人陳秀蓮邀請現場參與者一同在布條上寫下對香港13名被告的祝福,並公佈聲援連署頁面,在事已成定局的當下,也希望在台灣募集民間資源,向13名受刑人寄信慰問,並為其中家境較為困難的幾位抗爭者募集安家費。

「罷黜者」樂團與聲援者共同演出憤怒的聲音。圖/程士華

「聲援香港抗爭被囚者」活動尾聲,在布條上寫下祝福的話。圖/程士華

聲援者在布條上寫下「天佑香港」,以及「撤回新界東北開發案」等訴求。圖/程士華 閱讀更多

豐年祭 護理師救回休克男「台灣最美的風景」

【李光濱╱花蓮報導】花蓮縣光復鄉太巴塱部落昨舉辦豐年祭運動競賽,進行拔河比賽時突有一名壯碩男子休克倒地,眾人大喊「趕快幫忙救人!」一名返鄉參加豐年祭的護理師曾惠芳見狀,馬上衝前加入幫男子做CPR,並上救護車一路陪伴男子到醫院,休克男子送醫後幸運的救回一命。目擊的部落族人大讚說:「這就是台灣最美的風景!」

詳全文:豐年祭 護理師救回休克男「台灣最美的風景」 閱讀更多

墜溪男吊掛上岸「命大僅輕傷」

【張喆喜、鮮明╱台中報導】台中市一名黃姓男子疑因健康因素尋短,昨中午被人發現受困在烏日區麻園頭溪河床上,消防人員獲報前往,消防人員先拋擲救生浮標給黃男,再吊掛至河床將他拉到岸邊休息,黃男意識清楚、無生命危險,警消隨後將他送醫治療並通報社工單位追蹤輔導。

詳全文:墜溪男吊掛上岸「命大僅輕傷」 閱讀更多

【有片】抓住暑假尾巴 花甲爆紅景點一日逛完

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是今年暑假最夯的話題,精緻的拍攝與貼近台灣生活的劇情讓不少人跟著劇中人物一起哭一起笑。其實這部片80%的場景都在台中,大肚鄉尤其多,今天就幫你串連起來,走一趟花甲FU的假日小旅行吧!

第一站是瑞安社區,除了戲份吃重的瑞安宮外,還有在網上引起熱烈討論的”花甲父子吵架巷”,因為一鏡到底的手法,除了讓觀眾大喊過癮外,也讓此地成為打卡熱點!其實瑞井社區還有一些景點,例如瑞井古井和百年緬槴花老樹。雖然要步行一段距離,但美景當前是很值得的!

逛完瑞井社區,開車10分鐘左右的距離,可到達最近爆紅又超好拍的景點”中東海棗田”,憑藉著特殊的造型與樹葉錯綜形成強大的氣場,而這裡也是IG打卡的大熱點!

最後要離開時,不妨繞到霸氣史黛西姊姊的檳榔攤,本來叫品香檳榔攤的店家索性直接改成劇中的”素蘭嬌檳榔攤”。而花甲爸爸常醉倒的藍色小階梯在這原汁原味呈現,有趣的是花甲播出後,檳榔沒賣出多少,反而因為拍照民眾爆多,冷飲業績翻倍成長!

劇中還有部分景點也都在鄰近地區,例如花甲與阿偉上學的靜宜大學,位於沙鹿的靜宜大學附近也有許多好吃好逛的學區店家。或是可以到充滿藝術感的東海國際街,許多特色小店拼湊成有異國風味的景觀,順便到東海大學看看著名的路思義教堂,感受一下不一樣的台中。(陳筱惠/台中報導)

詳全文:【有片】抓住暑假尾巴 花甲爆紅景點一日逛完 閱讀更多

【七逃片】到宜蘭暢玩和風新園區

宜蘭最近更加和風蕩漾了。五結鄉日前新登場了一處佔地約5.7公頃的泉池迴遊日式庭園,耗時3年打造的綠舞日式主題園區,規劃有人工湖、小水道、簾幕式人造瀑布,加上散落園區的石板步道、石燈籠、鯉魚旗、御守亭等景觀設計陪襯,看得出業主大手筆打造日式庭園的企圖心。

花個150元門票進入這裡,當然不是只有庭園可以打卡拍照,園區裡還錯落著一幢幢和風雅致的展演廳、美術館、輕食館等。由檜木搭建、鋪上榻榻米的展演廳,樑木、窗櫺、廊道的木件,均在日本完工後運至園區榫接,工法精緻細膩。展演廳除了不定期有來自日本的傳統舞蹈演出,也是園區吉祥物烏咪(UMI)、娜咪(NAMI),每天下午2點半現身及表演的舞台。

遊客來到這裡,還可以玩個DIY、滑草、或換上一身的夏日和服,感受變裝(199元)的樂趣。值得一提的是,人造瀑布下方的水濂洞步道,以及園區另一頭花木扶疏的婚紗攝影庭園,都是最佳取景角度。

想要知道更多親子旅遊地點,歡迎加入「蘋果花愛旅遊 」社團

詳全文:【七逃片】到宜蘭暢玩和風新園區 閱讀更多

回想一下聽過的鬼故事中,是不是好像女鬼比男鬼多?

◎清翔(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曾經有一陣子,因為「母豬教」的風波,引起了一連串有關性別議題的討論,甚至衍生到了心理學上的、社會學上的、哲學與倫理學上的,以及法律上的討論。那民俗學是不是也能參與其中呢?

其實臺灣民俗中可以與性別議題牽扯上的面向多的是,譬如說不同女性神祇進入這個體系的時間、隨著時代不同的地位與職權變化,冥婚與姑娘廟背後的意義,又或者是哪些民俗限定於只能由男性或女性執行…拿我們工作室所寫的《唯妖論》中提到的鬼怪來舉例,金魅是一個被女主人虐待至死的婢女變成的妖怪,椅仔姑則是一個被嫂嫂虐待至死的小女孩,林投姐和陳守娘的故事更反應了那個時代女性的不幸遭遇。

從這裡,我們可以進一步地探討這背後民間信仰的世界觀與性別的關係。

神、鬼與祖先

稍微回想一下自己聽過的鬼故事,是不是會發現好像女鬼的故事要比男鬼來得多?要解釋這背後的原因,必須要回歸到最基本的一個問題:什麼是鬼?

人死為鬼,但鬼不必然會一直是鬼。

美國史丹佛大學人類學系的Wolf教授,在來臺進行數次田野調查之後,針對臺灣民間信仰,提出了「神、鬼與祖先」的架構,後來許多臺灣民間信仰的研究都是依據這樣的架構進行延伸與修正。

人會祭祀神,換取相應的庇護,如果這個神不靈,便可能改去拜其他廟、其他神,但如果不拜神,那也不會因此發生什麼事情,兩者之間的關係有點像是人繳稅給官員,官員幫忙處理轄下人民的祈求;人也會祭祀祖先,祖先也會庇護後代,但祖先就算沒為後代做什麼事,子孫卻是不能去拜其他家的祖先的,甚至如果你不祭祀祖先,是可能因此受到懲罰的,因為人和祖先的關係是親屬、是後輩與長輩,子孫是有義務供奉祖先的,祖先是否庇蔭後代卻是祂們自己的選擇。

不過人要是做了壞事,神明會懲罰人,但祖先作為親屬長輩卻往往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鬼和人的關係就疏遠多了,鬼是陌生人,是會帶來災禍的存在,一般來說人是不想和鬼打交道的,人要是祭祀鬼,多半是為了打發祂們,避免被捲入災禍之中。但這樣的關係並非清楚分明的,也並非不會改變的。在特定情況下,鬼可以成為祖先,也可能成為神。

鬼與祖先、神明之間決定性的差距到底是什麼呢?除了因為可能帶來災禍而受人畏懼以外,大概就是無法得到穩定的祭祀吧。祭祀有什麼重要的呢?簡單來說,人死後的一切吃穿花用全部來自於生者的祭祀,沒受到祭祀的便只能淪為孤魂野鬼,等待一年一度的中元普渡才能吃上一頓飯。

所以沒得到祭祀的,當然就會想方設法去得到祭祀了。

鬼如何成為祖先?

所以下一個問題就是:鬼要怎麼得到祭祀?最直接的一條路就是成為祖先。

鬼要成為祖先,只要符合一個條件,那就是擁有可以祭祀祂的後代。

在過去的社會中,這一點對於男性來說是相對容易的。首先,如果你的妻子生不出小孩,或是去世了,你可以不受到道德指責地再娶一個,甚至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娶上好幾個妾,增加你擁有後代的可能性。第二,就算你沒有結婚、沒有小孩就過世了,也可以讓你的兄弟或其他同性的親戚過繼一個孩子給你,讓這個孩子祭祀你,就算你們家下一代只有一個男孩,也可以讓他同時祭祀你與他的父親,不會因此造成什麼問題。

鬼要怎麼得到祭祀?最直接的一條路就是成為祖先。(Source: Parker Seybold@Flickr

但女性是沒有這個待遇的。在過去的社會中,未婚而亡的女性的神主牌是不能被放在自己家中的神明廳內的,只有結婚才能讓妳得到被祭祀的可能性。但可別以為妳的丈夫會受到祭祀,妳就可以安心等著被祭祀。

在入贅的情況下,的確不用擔心,妳生的小孩是要同時祭祀父母雙方祖先的;如果妳嫁給別人是當正妻,那也不用太擔心,只要妳的丈夫有人祭祀,妳就會一起被祭祀;但如果妳的身分是妾,那就麻煩了。妾是不會和丈夫一起被祭祀的,唯一被祭祀的可能性就是妳有生下男孩,這個男孩長大以後另外祭祀妳。不過,最慘的是已婚被休的,就算妳過去是正妻、就算妳自己生的男孩平安長大了,離婚之後,這些都不算妳的,得想辦法再次結婚,從頭來過。但被休之後,哪還能嫁得了人呢?

這樣看下來,是不是覺得這根本是在鼓勵男性多娶老婆、多生孩子,並要求女性一定要結婚生子、討好丈夫,不然死後必然日子悽慘?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意外的,在父權社會下誕生出的世界觀,自然是要為父權架構服務的。在那樣的社會中,大概沒多少事情能比女人不肯結婚生子、順從丈夫更讓男人惱怒或恐懼的了。

未婚而亡的因應方案

<p style="text-align: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