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報:颱風「天鴿」襲粵港澳,致至少13人死亡,澳門多區停電

颱風「天鴿」襲粵港澳,致13人死亡

颱風「天鴿」23日登陸港澳、廣東一帶,香港天文台一度發布最強「10號颱風」警訊,代表風速達每小時118公里以上。

颱風造成香港84人受傷,且九龍城碼頭外海發現一名男子的屍體。

澳門則因颱風襲擊導致8人死亡、153人受傷,且由於澳門八成電力由珠海供給,輸澳電力設施損毀造成大面積停電,截至目前尚未完全恢復。

珠海和中山市亦各有2人死亡,其中珠海倒塌房屋275間,大面積停水停電,農作物受災面積達3萬畝,直接經濟損失達55億元。

特朗普讚北韓「開始尊重美國」,金正恩回敬轟炸關島宣傳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當地週二晚上在亞利桑那州首府鳳凰城(Phoenix)出席集會時表示,他相信北韓領袖金正恩及其政權「開始尊重美國」,又稱期望美國和北韓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取得正面結果。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同日亦表示,樂見北韓自8月初受聯合國安理會新一輪制裁至今,未有再作「挑釁」行為、表現克制,並指相信在可見將來促成和平對話。

但在當地週三,北韓國營電視台播放最新宣傳片段,其中剪輯北韓模擬發射導彈擊中美國海外屬地關島,特朗普面對一片墓園、被導彈摧毀而成的廢墟,以及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蒂勒森等高層官員被火焰吞噬的畫面。片段配有警告字幕:「美國人不得不張開眼睛和耳朵,因為他們永遠不會知道,火星-12型導彈何時將攻擊他們。」

北韓官媒《朝中社》週三亦報導,金正恩視察國防科學院化學材料研究所,並下令生產更多適用於彈道導彈的固態燃料引撆、彈頭。

北韓於今年7月兩度試射洲際彈道導彈,特朗普隨後發表「烈焰與怒火」(fire and fury)的強硬回應,北韓則揚言已制定軍事方針、考慮發射4枚導彈攻擊關島,直至上週金正恩才暗示擱置攻擊計劃、觀望美方行動。8月5日,安理會通過對北韓實施新制裁,預料將令北韓喪失10億美元出口收入。

New Balance 大陸侵權案勝訴,代表律師稱裁決罕見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指,蘇州中級人民法院週二裁定,3間大陸鞋商侵犯「N」字標識,須向美國運動品牌 New Balance 合共賠償150萬美元(約合1174萬港幣)。New Balance 的代表律師 Carol Wang 表示,這是在華外國企業至今獲得的最大一筆商標賠償金額,並形容中國法院的這種裁決仍屬罕見,但已發出強大訊息,令外國品牌更易於中國做生意。

據《紐約時報》引述裁決書指,3名被告鄭朝忠、新平衡運動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及博斯達克貿易有限公司,以「New Boom」品牌製造運動鞋,搶佔了 New Balance 運動鞋的市場份額,在「主觀上具有搭便車的惡意」,行為「迷惑消費者」,亦對 New Balance 的商譽造成極大損害。

New Balance 在1990年代打入大陸市場,曾先後使用譯名「紐巴倫」、「新百倫」,但兩個名字均被中國生產商搶先註冊。2015年4月,中國法院曾裁定大陸持有「新百倫」中文商標一方勝訴,New Balance 須賠償9800萬元人民幣,上訴後改判賠償500萬元人民幣。

也門一間酒店被炸致35死,目擊者稱沙特聯軍所為

也門首都薩那(Sana’a)北部郊區一間酒店遭遇空襲,造成至少35人死亡、13人受傷。也門官員指,以沙特阿拉伯為首的多國聯軍在當地週三清晨曾發動空襲,但聯軍未作回應。

BBC 報導指,有當地救援組織及目擊者稱,投下炸彈擊中酒店的軍機屬沙特聯軍軍機;據報導,聯軍當天其他空襲均鎖定身處薩那東南部的胡塞武裝叛軍(Houthi)。

2014年底,伊斯蘭什葉派胡塞武裝發動軍事政變,陸續控制也門西部多省。2015年3月,也門總統哈迪(Abd Rabbuh Mansur Hadi)一度被胡塞武裝軟禁,其後逃往沙特。沙特等國隨後組成聯軍介入,協助也門政府抵抗胡塞武裝,令也門全國衝突正式升級為內戰,並持續至今。

CIA 前僱員眾籌封殺特朗普 Twitter 帳號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僱員 Valerie Plame Wilson 近日發起目標10億美元的眾籌項目,希望用這筆錢收購 Twitter 閱讀更多

管中祥:反年改團體鬧場抗議,「丟臉」與「團結」之外的思考

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在台北舉行,台灣民眾雖然不是萬眾一心迎接慶典,但這難得舉辦的大型運動賽事,仍讓許多人期待,至少開幕典禮一票難求,吸引不少觀眾目光。

不料,「反年改團體」的鬧場抗議,讓開幕變了調,選手無法進場,令人錯愕,網友大罵國恥,甚至主張閉幕時應出動軍隊維持秩序。

站在觀禮台上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更是臉色鐵青,致詞的語調透露出憤怒與不悅。隔天,他召開記者會發表四點聲明,痛罵這些陳抗團體搞破壞,是「王八蛋」,並表示從現在開始,面對違法脫序的陳抗行為,台北市會嚴格執法,採取強硬態度,絕不寬貸。

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也表示,相關團體蓄意滋擾國際活動,威脅國人、選手安全,除已嚴重違法,更傷害台灣國家形象,要求相關單位調查,嚴懲暴徒。而總統蔡英文也在臉書上說,「如果以為這樣就可以破壞這場賽事,那就太小看台灣了」,並要大家「團結,團結,再團結!」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點擊 membership.theinitium.com,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丟煙霧彈男抓到了 檢訊後深夜聲押禁見

反年改團體成員大鬧世大運開幕式,除了與警方發生衝突、毆傷警察,並且丟煙霧彈、阻擾各國選手進場,警方幾天偵辦下來,終於逮到涉嫌丟煙霧彈的陳姓男子,檢方23日深夜偵訊後將陳男聲押禁見。

萬華分局巡佐在世大運開幕會場外被反年改人士打傷,警方日前追查到62歲顏姓男子,檢方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羈押禁見,但北院21日晚間裁定顏男10萬元交保、限制住居。

不過警方追查發現,打警察的不只一人,當時還有另一名當時戴墨鏡、口罩的李姓男子,疑似也有動手,警方到高雄找人23日帶回分局。李男向警方供稱,他是顏男學弟,當下為了幫忙,可能有不小心揮拳打到警員;警方依涉犯妨害公務、傷害罪嫌,將李男移送北檢。北檢訊後在23日晚上11點多諭令他20萬元交保。

另外,警方也查出,當天丟擲煙霧彈,確認是反年改的陳姓退伍軍人所為。檢方23日漏夜訊問後,認為陳男當時丟出2煙霧彈,以強暴脅迫手段影響警方執法,導致選手不敢進入會場,涉犯強制罪且有再犯、串供之虞,將陳男聲押禁見。北院將於明日上午8時以後才會開庭審理是否羈押。

北市警局副局長林順家23日召開記者會說,北市警局與刑事警察局等單位組成專案小組,過濾蒐證影帶和監視器,除了日前已逮到襲警的顏姓男子,今天再度找到丟擲煙霧彈的退伍軍人陳男,以及7名疑似有拉扯推擠警員的民眾。會陸續找出當天有違法行為的民眾,嚴懲嚴辦。

林順家說,這只是第一波,之後會繼續調閱蒐證影帶,找出其他在開幕式違法民眾;同時也檢討整體維安部屬,希望之後的賽事及閉幕式,維安都能做到滴水不漏。 閱讀更多

義大利 鞋跟上2大世界遺產

義大利有著悠遠的歷史文化、珍貴史蹟,更有50多處世界遺產,被聯合國列名保護。不過在義大利東南方,約馬靴地形的鞋跟位置,有相距僅約1個小時車程的2大世界遺產阿爾貝羅貝洛(Alberobello),及馬泰拉(Matera),兩者都是歷史悠久的特色住宅,但一個是童話般群聚的蘑菇屋,另一個則是存在數千年之久的洞窟住宅群,兩者都難得一見,見了,就很難遺忘。

報導.攝影╱楊沛騏

詳全文:義大利 鞋跟上2大世界遺產 閱讀更多

【專文】民主政治是這樣在台灣確立起來的

譯者按:日本著名月刊誌《中央公論》2000年10月號刊載了一篇前總統李登輝先生與邱永漢的對談文章。主要內容是有關總統任內12年間的一些重要內幕。其中一項首要的主題是民主政治如何在台灣確立起來。李前總統在對談中公開了若干秘聞,談得很精彩,特摘譯出來分享台灣讀者。

台灣的政治4百年間,台灣人自己實際上連一次也沒建立過自己的政府,都是被外來的人統治,亦即我所說的「外來政權」。從外來政權解放出來,每個台灣人自主地做自己才是最基本。現在的經濟發展,如果沒有這種自由是不可能的。

例如,連加油站,從前都是中國石油(公司)在操控,消費者必須大排長龍,即使服務惡劣也不能吭聲。現在民間可以自由經營了,服務好,作業又快。台灣這樣的自由化,具有多元價值的意義。不但是經濟的自由化,甚至政權也實現了和平轉移了。台灣能夠這麼做,為什麼中國辦不到?實在令人懷疑。固守兩蔣時代的不民主化的政治形態,什麼也做不成啦!

台灣的報紙倒向了中國系,並沒有代表佔8成的「台灣本省人」的想法,而把「外省人」的想法強制推銷。這次的選舉報導,就是偏失於那些人的意見。目前中國的政權幾乎只是聽台灣的「外省人」帶去的消息。中國的領導人不知道台灣的正確資訊。而問題又是那些朝拜北京的人,竟自以為「只有我們才掌握資訊」的姿態回到台灣向報界說這說那,因而出現了這次的密使問題。

在不久之前,黨和國在一起而稱之為「黨國」,所以軍隊是在「黨國」裡面。黨(國民黨)和國(台灣)不可分,士兵便認為自己是為了黨國在拼命努力,如今國民黨在選舉輸了,國就會崩潰!黨國裡邊有軍隊的話,那是「國民黨軍」吧?!這跟從前共產主義的「布爾什維克」完全一樣。

這種軍隊是奪取政權的政治機制。將國民黨由革命政黨改變為民眾政黨是3年前的事。但仍然沒法擺脫黨國的意識。我當總統以後,軍隊應該屬於國家,該把黨國分離了。

有趣的是今年3月18日總統選舉日,軍隊做了宣誓,對於即將開票決定的總統不管是誰,軍隊依據憲法宣誓效忠新總統。

目前,軍隊的八成以上是「台灣本省人」吧!儘管幾乎全是「台灣本省人」的軍隊,卻被「外省人」的統率者領著。我剛就任總統時,參謀總長已經在同一個職位達8年之久了,使用黨的名義,將軍隊私有化。這要怎麼處理是個問題。

1989年,為了要使他遠離參謀總長的權力而想給他擔任國防長。那時宋美齡女士要我過去,跟我說:「目前台灣海峽風浪正大,要換參謀總長行嗎?」她用的是上海話和英文,我回說:「請您把現在說的用文書給我。」那時,她自己並不寫,卻把孔祥熙的女兒叫來寫。現在還保存在金庫裡。她說:「Please, please, please, listen to me, please, please!」被她這麼一說,這項人事可難了。紙條是到手了,但並沒有實行,這是為了堅持軍隊是國家所有的這個想法。這樣,把軍隊從黨和個人手中拆開,成為國家的,否則是沒辦法推行民主政治的。

這個人其實很想當行政院長,問題就出在他當行政院長的時候,他來要求:「有關軍隊的事情我比較內行,當了行政院長也讓我召開軍事會議。」我跟他說:「那是違反憲法的,別那麼做。」但是他卻召開了軍事會議而想繼續掌握軍權。我也想暫時觀看一下狀況,不過立法委員在立法院揭露出來,成了大問題。也因為這個禍端,他因而垮台下來。

剛好那時(1992年)改選了立法委員,沒有新立委的同意不能繼續做行政院長。手續上的流程是:由總統重新任命行政院長再取得同意。按以往的憲法,行政院長要辭職時,沒本人的簽署是不行的。即便是被令辭職,而本人不簽屬是無效的,實在不合理,類似問題要一個個修下去。

總統有任命權,而立法院有同意權,我要任命誰先暫不作聲。最後在剩下幾天期限的日子,他本人來了。我說:「不是你,而是要任命年輕一點的人。」他的臉很兇,我則大聲斥責說:「任命權在總統!」內人在樓上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爭論的這麼激烈!

李登輝時代的12年,可以總結為兩個問題:一個是使兩岸的問題明確起來,另一個是台灣內部民主化。我是這麼說的:「雖說是充滿了矛盾的國民黨,但沒有它的力量,台灣就沒民主化。」國民大會出席代表沒4分之3以上的贊成是不能修改憲法的。所以只有妥協利用國民黨的力量去改革。

3月24日,在辭掉國民黨主席時,思考了3件事(並不是後來才補加的理由):台灣政治改革的時代完了。所以到了5月20日,即使不是國民黨的主席,只要是總統,政權的和平移交就有可能,國民黨的主席已經沒事做了。第二是國民黨這部巨大的政治機器對我已經沒有必要了。第三,5月20的政權轉移要和平進行,然後,離開政治舞台,以超然的立場思考國家事務比較好。

譯者按:如所周知,台灣的軍隊50多年來一直是國民「黨軍」,也是「蔣家軍」。雖然說最近已有「國軍」化的傾向,但仍不徹底。「軍徽」仍用「黨徽」,軍官的黨性都未排除。

台灣和中國在兩蔣時代因為戰爭持續,所以制定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於1947年公布取代了憲法。根據這個條款要跟中共武力對抗而實行國家總動員的獨裁體制。所以要解決跟中國的關係,和國內的民主化問題,就必須先修改這個條款。

我的實際工作就是從就任第八屆總統的90年開始的。首先想到的是國是會議,也讓在野黨參加了。可是卻遭受到譴責說:「召開體制外會議決定將來的國政,實在豈有此理!」在這之前,蔣經國時代曾經提出了體制內的6大改革案,開了一年半的會議,也取得了堂皇的結論,然而連一項也沒實行。由此認識到在這種體制內是沒辦法做出像樣的事,所以還是召開了在野黨、在野人士以及學者參加的國是會議。有趣的是會議的方式:由各地方的座談會,把下層的各種想法「由下而上」吸取上來,最後由中央的國是會議做決定。

到了要選舉1991年了。語云:「解鈴還須繫鈴人」,臨時條款的廢止必須在國民大會決定。但是,國民大會因為1947年時被憲法凍結而成「萬年國會」,代表的任期6年也因不能改選而變成「萬年國代」。為了「臨時條款」的廢止能夠在大會通過,我去拜託6百名左右的萬年國代。因為是要他們退休,所以給予退休金加18%的優惠存款利息,並且一個個地用情去訴說,使盡各種方法拜託他們辭職。

最後廢除了臨時條款,改選了新的國代和立委。在這一年前改選總統時,最反對我參選的是林姓的台灣人(按:即林洋港),還有蔣緯國和其後參選總統的陳先生(按:即陳履安)。

1989年去訪問新加坡時也有人反對。那時中國不斷地出擊打壓台灣,台灣在國際上的存在奄奄一息。有存在才有希望,我認為如不讓台灣存在,什麼都免談了,一定要讓世界各國知道台灣的存在。實務外交的意義就是即使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也要派出代表,不搞政務,也應進行經濟、文化等各種交流。<br 閱讀更多

【專文】農地縮水糧食安全誰來顧?

農地農有農用政策鬆綁以來,國內農地大量遭豪華農舍、違章工廠、垃圾場等佔用,外界一再質疑究竟還剩下多少面積可供生產糧食使用?經農委會盤點後指出,實際可供糧食生產的土地僅68萬公頃,其中包括:農糧用地47萬公頃、養殖魚塭用地4萬公頃、畜牧用地1萬公頃,「潛在可供使用」的農地15萬公頃(如廢耕田地等)。明顯低於內政部所設定的「74 萬至81萬公頃」農地總量底線,透露出未來國內糧食生產安全疑慮外,也突顯農地持續流失以及遭濫用問題的嚴重性。對此政府相關部會事先應協調整合統一對外說明,不要各自為政,才不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隨著少子化以及國人飲食習慣轉變,對稻米需求量固然降低,但相對的對小麥、雜糧等需求增加,目前國內小麥、雜糧自給率偏低,多數需仰賴進口。因此如何針對未來氣候變遷,人口結構,飲食習性,營養需求等轉變,對現有農地做最佳配置與有效的管制,應該列為未來農業部的首要施政項目。

特別是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據顯示,地球的大氣與海洋溫度不斷上升,將大幅縮減陸地及農耕地的面積,影響水源和土質,讓農業減產。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報告指出,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可能導致小麥、水稻、玉米、大豆等主要農作物全球產量減少;其中全球溫度中間值每增加攝氏一度,估計全球的小麥收成減少6%,稻米收穫減少程度則是3.2%,玉米收成減少高達7.4%,但對黃豆田的影響不顯著,而這4種農作物提供人類熱量攝取的三分之二。如不採取相應措施,人類在不久的40年內(約為2050年),世界人口將達到91億,比目前增加34%,屆時糧食產量以2005至07年為基準需增加60%,估計開發中國家每年需要投入830億美元的農業淨投資,才有望達到這一目標,全球或將面對糧食短缺的問題,台灣同樣難以倖免。

目前全球農產品出口往往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和區域,例如:巴西的糖占全球糖出口總量的一半以上;美國的糧食和豬肉各占全球出口市場的三分之一;印度、泰國、越南、巴基斯坦稻米出口佔全球總額的75%等等,透過國際貿易雖然可以緩解供貨緊張情況,可避免單純依賴國內生產帶來的風險,但供貨高度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也很可能因突發性採取某些禁令措施,極端氣候影響產量,發生重大病害等等帶來供需失衡的風險。特別是農業、加工業和零售業中的外商直接投資,已加大了農產品市場的全球一體化程度,而台灣因小農結構,在加入全球價值鏈方面則明顯落後,給台灣農業未來發展及缺糧帶來更大的風險,農業結構需做適度調整。

國內農地使用現況盤點完後,才是行動的開始。眼見政府前設定2020年糧食自給率達40%的目標難以達成,農委會應該針對未來農漁牧在國內糧食供應比率上的改變,如養豬面積可能減少,種稻面積可能縮減,養殖漁業面積,海洋捕撈量可能減少等,規畫出國內農地最佳配置的面積、區位,再進一步進行用水資源重新分配、進行排水暨供電系統整建並落實住宅和生產區分離政策。至於現存面積高達6萬7千公頃的農地「非農業使用」,儘管農委會信誓旦旦會採取依法連續查處、斷水斷電的手段,新建違章工廠絕對會即報即拆,但因執行機構在地方政府,基於地方選舉利益、人力、經費等,能否貫徹中央指令,從過去取締違章建築、超抽地下水、農地違法使用等績效的遠不如預期,外界多不看好,但還是希望此次蔡政府團隊能貫徹執行,讓民眾一新耳目,千萬別又政策講得嚇死人,作得卻笑死人!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閱讀更多

偷排廢水汙染後勁溪更一審「判有罪」!日月光:尊重司法判決

引發各界撻伐的日月光公司涉嫌偷排廢水案,高雄高分院今24日(四)更一審宣判,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判處廠務處長蘇炳碩等4人有期徒刑1年4月至1年10月不等,惟均獲緩刑4至5年,全案可上訴
日月光隨即發表聲明表示,尊重司法判決。另待相關公司同仁收到判決書後 ,公司將會依法給予必要的協助,日月光強調,自發生此一意外事件後 ,已主動積極配合地方主管機關之監督,做好環境保護工作,並精進環境相關的內部基礎設施和政策,更以此意外事件為警惕,在公司治理原則下,已建立起完善之預防預警及應變的管理管控機制,持續為台灣這塊土地打拼。
日月光K7廠涉嫌排放廢水汙染後勁溪,引發各界撻伐,高分院更一審宣判,檢方指出,102年10月1日上午,日月光委託漢華公司派員到K7廠施工,卻未告知停止自動鹽酸的設定,造成鹽酸溢流,廢水所含「鎳」、「銅」濃度超過標準。廠務處處長蘇炳碩等被告,卻未開啟回抽馬達再行處理廢水,致使流入後勁溪,涉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等罪。
隔年10月間,高雄地院審結依違反廢清法,判處廠務處處長蘇炳碩等4人,有期徒刑1年4月至1年10月不等,均宣告緩刑4至5年,緩刑期間均交付保護管束,惟該案經上訴高雄高分院後,全部逆轉改判無罪。
檢方不服上訴最高法院後撤銷發回重新審理,高雄高分院上午10點更一審宣判,判處處長蘇炳碩1年4月、廢水組主任蔡奇勳1年6月、廢水組專案工程師游志賢1年10月、劉威呈1年8月,均宣告緩刑4至5年,緩刑期間均交付保護管束。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