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丹史蒂文斯、克里斯多福普拉瑪主演《The Man Who Invented Christmas》首支預告上線

英國作家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最知名的著作〈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曾被多次搬上大銀幕,而今年將有一部以其創作過程為主軸的電影《The Man Who Invented Christmas》要與觀眾見面。

這篇文章 [新聞] 丹史蒂文斯、克里斯多福普拉瑪主演《The Man Who Invented Christmas》首支預告上線 最早出現於 HypeSphere

閱讀更多

09/06 13:00 即時天氣訊息發布

07fW3406
中央氣象局發布即時天氣訊息:
106年9月6日13時0分發布

  即時天氣訊息:

  今(6)日各地晴朗炎熱,目前板橋已出現36度高溫,
大臺北地區亦有36度高溫出現的機率,請注意防曬、多補充
水分並預防中暑。 閱讀更多

【專文】「中華台北」與「中華民國」之爭(大人的童話)

作者的夢思

虛幻的「中華民國」能存在到現在是鄉愿的奇蹟。
不稱「台灣」為「台灣」而叫「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是畏懼中國的可恥妥協。
中國軍機飛繞台灣,愈頻繁愈逼近,恫嚇愈露骨,那些「一家親」派,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下面故事純是虛構的白日夢,不影射任何人、事或物

台灣民主化,總統全民選舉選出一位名媛,她曾留學各國,美而賢,擁有6個博士、13個名譽博士,精通11種外語,在世界總統中最飽學的,全民驕傲。台北市長也選出一位頗有性格充滿理想的摸骨師,全市民喜歡他。

話說,台北市長一天晚上半夜醒來,好像夢中有靈感在呼喊,因剛醒頭殼茫茫,抓不到它,所以起來泡了一杯濃濃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一口氣飲下,苦苦地,走到書房,靜坐再想一想,等腦筋清楚抓住那個靈感:「國際多數國家堅持叫『台灣』為『中華台北』,以此名稱冠蓋全部台灣;世大運動會主辦國『中華民國』也自稱『中華台北』,顯然『台北』代表全國,得到國際正式認證。『台北市長』等於全國首長,應該為其總統才對,啊,這已是國際認定的了!」愈想愈有道理,自己摸骨也知道有總統命,忍不住了,一大早拿起防密直通電話打給「中華民國」總統。後者早寢晚起,被打醒,很不高興地拿起電話。「台北市長」說有緊急國事,需要馬上見面,「總統」不得不半睡半醒地同意,但以「總統」之尊,不便下臨「台北市長」辦公室,「台北市長」已自認是「準總統」了,不願移樽就駕到總統府去,結果妥協在行政院客廳見面。

一見面市長就問「總統」,現在有多少國家承認「中華民國」?總統說有「十九個半」。市長問「個半」是甚麼意思,總統說有國家不正式斷交,卻強改稱「中華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並把我們趕到鳥不生蛋的荒地去設館,故只能說「半個承認」。市長乘機說「你看,『中華民國』愈來愈不能代表台灣了,國際社會愈來愈多國家已承認『中華台北』才是台灣,就是說『台北』才能代表全台灣,我『台北市長』才是國際認證的台灣代表。中華民國既已不能代表台灣,其總統已是虛位偽位,理當由我『台北市長』來接作『中華台北』的總統才合理。你能不能趁現在光明正大漂亮有骨氣地退位,由我『台北市長』來接任?」,「中華民國總統」一聽,臉色鐵青,怒責「你要造反嗎?」,「台北市長」強硬回答,不是造反,是講道理講邏輯。兩人吵架3小時,沒有結果,極不歡而散。

其後數年,雙方不斷爭吵,吵得不可開交。國事停滯。

又一夜,「市長」夢中忽醒,好像靈感再次呼喊,剛醒頭殼茫茫,抓不到它,所以起來泡了一杯濃濃的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苦苦地一口氣飲下,然到書房靜坐靜思30分,腦筋清楚起來,才抓住它——「就是台灣有一俗語『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市長與總統雖不是夫妻,但那俗語的智慧應可以應用。」馬上拿起那防密直達電話,打通早寢晚起的總統,總統心想,那個傢伙又來了,難道要打架嗎?我才不怕。

兩人在行政院客廳會面,氣氛緊張。這次市長輕聲低勢說,「我們如果是夫妻…」,總統聽一半誤會了氣炸,「什麼,我與你作夫妻,作夢也不行」,市長說,「彼此彼此,我是要說,台灣有一俗語『夫妻床頭吵,床尾和』,我們吵了幾年都無結果,那俗諺的智慧可以應用,我們來床頭吵床尾和一下好嗎?」總統聽了有道理,說「可以」,市長說在總統府不能談,一定會洩密,我們要到一個隱密的地方才安全,總統說「好,但要到那裡」,市長說「只有到摩鐵去了」,總統驚愕地說「不行不行,我們到摩鐵,包死的」。

兩位坐了一會兒,沒有講話,不久,市長開口了,日本有一句俗諺說「燈塔下最暗」,老莊亦說「物極必反」。我們可以找一位最熱鬧喧嘩的地方,去那裡講國家最高機密也無人聽,沒有洩密的問題。英文比台語流利的博士總統,以英文喊「Good Idea」。兩位商量到那裡,市長建議要到台灣最大的「夜市」,總統又來個「Good Idea」,兩個立刻出發。因為是密會,都戴上口罩掛墨鏡,總統將花了2,500萬台幣,在德國特製進口的防彈、防火、防水、防震、防雷、防電、防毒、防煙、防煤、防炸的超安全專車,置之不用,叫了一部豐田牌老破計程車,市長也將國產特製最高級豪華專車,棄之不坐,叫一部日產牌老破計程車,分別到台灣最大夜市。

市長到時看到總統已經先到,可是好像與計程車司機發生什麼問題,市長去問「什麼事」?計程車司機氣沸沸地說,「這歐巴桑坐我的車現在才說沒錢付車費,難道要白坐」?總統很尷尬地小聲說「我出門沒有帶錢的習慣,都有人替我代付」。市長發現自己也沒有帶錢,其計程車司機也開始生氣「那麼巧,有夠衰,歐吉桑歐巴桑都沒錢坐車,一個650元,二個合起來1,300塊,你們怎麼辦,要叫警察嗎」?市長聽了警察急忙地說「不要不要」,一會兒從口袋摸出一個金色時錶,是去年外賓贈的,那時因為公開說「可以把它丟掉垃圾桶」而引起批議。他對司機說「這是外國製的金屬時錶,價值數千美金,你們拿去賣,一定超過車費數倍了」。兩位司機把金錶仔細翻來翻去,私下商量認為拿去當鋪一定可以借到五千塊以上,所以接受,問題才解決。

有了此事,總統有點沮喪,問市長「我們都沒錢,到夜市幹嘛」?但是市長是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不然,怎會去競選市長),說「沒有關係,我們可以賒帳」,兩人就步入夜市,市長說「我想吃蚵仔煎」,總統說「我要吃芋仔冰」。市長說我們吃什麼這麼小事都意見不合怎麼讓國家大事和呢,我有糖尿,不能吃甜的」,所以先到芋仔冰店問「芋仔冰有鹹的嗎」?店主看了這個怪怪的歐吉桑答說「芋仔冰當然是甜的,那裡有什麼鹹的芋仔冰」,總統聽了就說「好了好了,我讓步了,去吃蚵仔煎好了」。他們就到蚵仔煎攤坐下,市長左邊有一位食客,很老很老,大概是曾經參加第一次大戰的榮民,一定是重聽,總統與市長講什麼,一定都聽嘸,總統右邊有一對青年男女,好似熱戀入火,陶醉於調情,好像世界只有他們倆個人存在,沒有外界,總統與市長密談,不會去聽。這裡講國家最高機密,絕對不會洩露,比在總統府密室談更安全。

市長就向店主說,「來一份蚵仔煎,我們兩個分吃」。店主想「又來了二個奧陸客,二人叫一份分吃」,但還是照煎。

總統與市長開始密談。市長說「我願意退讓,不要求你馬上退位,你可繼續做,不過請你做到這個任期滿就不要再競選連任,下屆由我來做唯一的總統候選人。總統聽了臉色變了,說「怎麼可以。我的政策都以連任八年作為前提,僅作了一半無法真為人民服務的」,市長反駁「我來做中華台北總統才是名實一致,而且國際認證的。妳的總統是虛名,國際不承認的,只有19個半的小國承認而已,貽笑大方,我才真的能為人民服務的」。總統聽了心裡想「台灣人民有福氣了,這麼多人材爭先恐後,要為他們服務」。但說「不行不行,孔子說『事延則圓』」,市長立刻答「孟子說『事速則成』」,兩人還是在平行線上爭執,看起來「床尾和」不成了,兩人已經吵了幾年,懶得再吵。所以喪氣地起身要走,店主說「一份蚵仔煎,二瓶啤酒,一共450元」。市長說我們都沒有帶錢,明天叫人來付錢」,店主說「不行,我們不賒帳」,兩人一句來一句起,聲音高起來,剛有一夜市遊客經過,聽了就好奇並多管閒事地,過來問「什麼事呢」?雙方爭得要說明事情,那位遊客搖搖頭「為了區區450元,爭得面紅,不值得的。國父不是說「世界大同,以和為貴」嗎?他自口袋拿出一張五百元幣說,「500拿去,沒有事了」。

總統、市長和店長都啞然無言,但心中感動,台灣人真是人情味太厚了。店主拿了500元,就轉頭去招呼其他人客。總統和市長雙雙走出夜市,知道這次回到辦公室,就有人會付車費,所以放心,就理直氣壯地大聲喊「計程車二部」。

各回到辦公室,毫無成就感,只有失敗感,都叫秘書泡一杯濃濃的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一口飲下去,苦苦地,都想「床尾和」既不成,只有再鼓起精神,回到床頭去戰了。台灣問題,沒有解決。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閱讀更多

顧立雄接金管會 綠委讚大亮點 黃國昌:打破金融幫亂象

蔡英文總統宣布由台南市長賴清德接任閣揆,留任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今(5)日舉行記者會表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轉任金管會主委,對此,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肯定這個任命是個大亮點,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則期許顧立雄,打破金融幫亂象、重建公平透明金融市場秩序。

顧立雄將接任金管會主委,名嘴黃創夏在臉書發文表示,顧立雄是否金融專業不重要,顧可更進一步斬斷國民黨金控金脈,得心應手,若國民黨還不發憤圖強,捲起袖子、拋掉皮鞋,走入田野民間的話,國民黨被掃入歷史,指日可待。

王定宇也透過臉書指出,「這個任命是個大亮點」,正因顧立雄不是金融財稅出身,才是掃除金融專業圈內陋規的好棋,法律出身的金管會主委,可針對金融積弊陋習好好處理,值得期待。

針對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批評,如果顧立雄可以當金管會主委,路人甲乙丙丁都可以當,王定宇反批,曾銘宗之流的,雖具金融專業,面對自己金管會主委任內的兆豐金、永豐金、樂陞弊案等,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負責,還敢譏諷顧立雄是路人甲乙丙?這個比「禁食5小時近乎自殘」還要可笑。

黃國昌也在臉書表示,曾銘宗的訕笑,他不知是出於傲慢、還是輕蔑,但他知道,如果還是從既有金融幫中找人,目前的金融亂象絕不可能改善,新政府上台後所爆發的TRF受害案、永豐違法關係人交易案,不都是在曾前主委任內種下禍因?不都是因馬政府縱容失職,問題才愈來愈嚴重?以財經專業自豪的曾銘宗,為何放任弊案漫延擴大?
「為我們揭發兆豐弊案的紐約金融廳於2016年上任的主管 Maria Vullo正是律師出身,向來以捍衛金融消費者的權益、追訴金融弊案而聞名」,黃國昌期許,顧立雄能發揮相同的改革魄力,打破金融幫亂象,重建公平透明的金融市場秩序,提昇台灣的金融競爭力,貫徹金融消費者的保障。
閱讀更多

何不直接吃黃豆的理由:關於豆類加工品的二三事

本文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撰文/陳亭瑋自由寫手

豆漿、豆花、豆腐、豆干、豆皮…… 你還能想到哪些豆類加工食品呢?圖/bigfatcat@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直接吃黃豆不好嗎?為什麼要加工?

研究加工製品,可以發現人類對於「吃」這件事其實滿有創意的,豆子搖身一變,能夠成為液體(豆漿)、滑順柔軟(豆花)、適合刷醬燒烤或放入熱湯(豆腐)的美食(編按:還有大魔術熊貓麻婆!)。但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呢?直接吃黃豆不好嗎?

要解釋這件事,首先得回到我們的腸道(咦)。人類的腸道裡含有胰臟分泌的酵素「胰蛋白酶」,協助蛋白質分解,是我們重要的好夥伴。然而,黃豆中含有「胰蛋白酶抑制劑(trypsin inhibitor)」,顧名思義會抑制胰蛋白酶的作用,如果直接生食黃豆,可能會消化不良1,因此需要透過加工製成的協助,使其受熱變性、失去抑制作用。

事實上所有豆類加工製品都是應用了這樣「蛋白質遇到酸、鹼、熱會變性」這個重要的特質來進行加工。蛋白質在遇到酸、鹼、加熱、重金屬等環境時會改變結構,最明顯的是會改變其溶解度,同時減少活性,舉例來說,先不管好不好吃,在鹹豆漿中加入白醋,環境變酸,會使豆漿中的蛋白質變性,你看見浮現出來的白色碎塊物質就是蛋白質。

而除了透過加工過程處理胰蛋白酶抑制劑外,黃豆的加工過程,還有一個好處 ── 創造出更多樣化的形狀跟口感,提供我們更多飲食上的選擇。

豆類加工的第一課:從煉成豆漿開始吧

接著,就來看看這些黃豆加工製品是怎麼被製造出來的吧!首先,製作常見的豆類製品如豆腐、豆皮、豆干等,我們需要從「豆漿」開始。

說到豆類製品你會先想到什麼?豆漿!圖/Sinchen.Lin@flickr, CC BY 2.0

豆漿是黃豆經過清洗、打碎、過濾並烹煮而得的液體成品,過濾留下的固體部分為豆渣。有了豆漿,我們可以完成大多數的豆類製品;而豆渣中含有許多纖維質,也可以做成素肉、素丸子,或是炒乾成為素肉鬆。

將豆漿持續加熱,豆漿與空氣的交界處,蛋白質會凝結成薄膜,這層薄膜就是豆皮,用工具挑起薄膜晾乾定型,然後曬乾或是油炸,就是我們常加入火鍋中的豆皮,也稱之為腐皮或腐竹。而一般大家吃到的豆皮會乾燥定型,而日本會吃新鮮製成的豆皮,稱之為「生湯葉」。

<img class="size-large wp-image-125368" src="http://pansci.asia/wp-content/uploads/2017/08/f30a0dfa54812d643816e1f5385e328a-560×374.jpg" alt="" width="560" height="374" 閱讀更多

走一趟美國黑奴當年逃跑的秘徑:地下鐵路 (Underground Railroad)

美國有條「地下鐵路」,既不在地下,也沒有鐵路,它其實是當年黑奴逃往加拿大、墨西哥、加勒比海的秘密路線,由廢奴者、貴格會信徒(Quakers)、非裔黑人等共同建立,這些秘徑,有的現已成為大眾化健行路線。

台灣也有一本出版多年、集結 26 位逃跑外勞心聲的書——《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我從未想過台灣地圖有天也成為別人的逃亡地圖,也不知道哪天時過境遷,會不會有人把逃亡路線當成旅遊來推。

從 1619 年第一批黑人被載到美國維吉尼亞州的 Jamestown,到 1865 年南北戰爭結束解放黑奴,再到 1960 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開始落實,這條黑色長河整整嗚咽了350 年。事時上,我現在住的馬里蘭州,以前也是蓄奴州。

很難想像,一直到 1960 年代為止,黑人不能坐公車前座(前座保留給白人),也不能進白人圖書館、白人游泳池,甚至不能用白人的飲水機與廁所。

試著想像,如果是我過當年黑奴過著怎樣的生活,會不會想逃?

  • 從天亮工作到天黑,像牛羊馬驢,可任意買賣,任意鞭打,沒有薪水
  • 主食通常是一點玉米餅與鯡魚,夏天喝點牛奶,吃點青菜
  • 住在簡陋小木屋,睡地板,僅一條薄毯,大家像牲畜般擠在一起發抖取暖,風雪和雨從細縫吹進,地上潮濕泥濘有如豬圈,大家泡在裡面,嬰兒就這樣出世、生病或棄置
  • 只要父母有一方是黑奴,生下的小孩也是奴,代代世襲
  • 無遷徙、信仰、教育、公民、法律、就業、財產、投票、自衛等自由
  • 不准打白人,即使是自衛,但白人因教訓黑奴導致黑奴死亡,可不用判刑
  • 不准進入教堂內,只能站在外面聽講……

2 小時的逃跑體驗

在美國尚未建國前的 1745  年,首批來到馬里蘭州的貴格會信徒在珊帝泉( Sandy Spring )落腳,他們基於教義反對蓄奴,並從很早以前就暗助黑奴逃跑。如今的每年4月到 10月,此地的伍德勞恩莊園文化公園(Woodlawn Manor Cultural Park,地址:16501 Norwood Road, Sandy Spring, MD)都會舉辦免費的「地下鐵路」導覽活動。導覽員說,地下鐵路名稱由來是因蒸氣火車的出現,指引並鼓舞黑奴逃亡的信心,所以黑奴以此為代號。

當年這條地下鐵路是秘密路線,因此無法正確統計逃跑人數,但一般相信在 閱讀更多

雅典社會長期的貧富不均,點燃了神殿內的革命之火

好的總算波斯那邊已經告一段落了,現在就來說說希臘的故事吧~~

是說有個傳說是這樣子的—

……相傳,當這個最偉大的城市建立好了之後,諸神為了它的名字爭論不休。當地居民於是決定,誰能夠賜給這城市最好的禮物,便以那個神的名字命名。太陽神阿波羅賜給這個城市陽光、海神波賽頓給予這個城市海洋;戰神雅典娜走上前,在地上輕輕種下一顆橄欖。

因此人們決定,這座城市的名稱叫做『雅典』。 」

當然,這個傳說也有只有波賽頓和雅典娜兩人競爭的版本。

但不管怎麼說,這一段短短的故事至少向我們透露出雅典三個氣候地理訊息:第一,地中海型氣候、陽光充足;第二,多港灣,商業貿易發達;第二,土地貧瘠,糧食生產不足,只能生產像橄欖之類的作物。

不過整體而言,雅典的自然環境可說是風和日麗、無災無難,諸神還是相當眷顧這個城市的。然而建城之後還不到 100 年,人類就活生生把這個地方毀了。

是說那是在西元前八世紀欸!

沒有工業汙染、沒有過剩人口、沒有食安風暴,但人類就是有辦法把天堂變成地獄。在建城一個多世紀之後,整個希臘包括雅典、斯巴達就都爆發了一連串危機。至於爆發危機的,正是 3000 多年之後我們依舊沒有解決方法的問題:

貧富不均。

那麼造成貧富不均的根源是什麼呢?現代的經濟學家會告訴你很多原因,有人說是資本、有人說是泡沫經濟、有人說是資訊壟斷、有人說是全球化,這些當然都是金融危機的一個面向。

然而,更精確的原因在於,當一個人有錢之後,他們雖然可以做出很多投資,但到最後總是殊途同歸的投資到一項最可見、最高報酬低風險,卻最讓人痛恨的一項投資——房地產。

「土地兼併」是古今中外所有文明共有的問題,而且基本上是讓人最恨的一種投資。然而,那時候的情況比我們現代更淒慘的是,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像是國家與法治的概念,來約束那些無盡貪婪的土地貴族。

西元前八世紀左右,希臘研發出量少質精的重裝步兵方陣,在當年,這的確是一種極為傑出的戰術,因為只要少數的人在峽谷或山頭,手執長矛與圓盾,就可以抵擋住數倍於己方的來犯敵軍。 然而這種戰術有一個大問題:沒有國家當然也沒有國軍,你要從軍,請你自己買裝。但很不幸的一個銅盾牌就夠你不吃不喝好幾年,所以到最後,戰爭根本變成純貴族遊戲。

貴族又不是白痴,花了大錢整裝殺敵當然是為了戰利品;更重要的是保留一支專屬自己的武裝部隊,在拳頭會說話的古代,簡直就是萬靈丹阿!

接著,就開始去剝削老百姓啦~~~

<figure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