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有樣學樣 國民兩黨一個樣

前瞻預算不停電審查,最終全照民進黨提案通過,刪減18億元,幅度僅1.7%,形同放水。議事程序之爭議,更如同一面照妖鏡,引發前後任立院院長互槓,為達目的不惜破壞程序正義,自我弱化立法權的行徑,讓人感覺國民兩黨一個樣。

民主政治的國會,本應在「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原則下,透過協商妥協,創造多元民意的價值,讓國家更進步。國民黨掌控立院70餘年,如今只剩不到三分之一的席次,卻不能體察繁華落盡的現實,此次前瞻預算審查,在鷹派挾持下,提出萬件刪減案強硬杯葛,終致一事無成,還顧不得國會自治,說要提告,被打臉後,轉採哀兵姿態進行絕食,草草收場。

民進黨過去在野時,在立院受盡國民黨以強凌弱,但大致能以龐大民意為後盾,在衝突中尋求妥協,追求進步,終成國會最大黨。但初次在立院嚐到多數黨的甜頭後,竟有樣學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此由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前瞻條例,到前瞻預算之粗鄙的審查手段,已看出端倪。

根據立院職權行使法第9條規定,「二讀會應該將議案朗讀,或逐條提付討論」,換言之,所有提案內容都必須在院會內朗讀,然後逐條討論處理。上屆立院台聯黨團曾以2萬字之散會動議提案,成功逼退國民黨欲通過中生納保案;民進黨與台聯亦曾聯手提出幾百件議案,成功阻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交由國民黨在委員會主審,但此次前瞻預算,完全不見此種理性的議事攻防,非常可惜。

立院議事規則第11條所指涉的「旨趣遠近」係指議案處理的優先順序,「一事不二議」指的是同性質的提案不重複處理,兩者毫無關係,民進黨卻根據內政部議事規範及立院議事規則第37條規定,將「依原案旨趣遠近」解讀成「先提案先處理」,此例一開,日後預算案審查,只要有人先提案刪減一元通過,其他提案統統不用再表決了,更有甚者,明明立法院有議事規則,偏選擇性援用位階更低的議事規範,套句蔡總統所言:「匪夷所思」。

誠然,在議長中立的前提下,國會議長對於議事規則有一定的解釋權,不過從王金平前院長,公開批評蘇院長曲解議事規則,蘇院長反批,王應「摸摸自己良心,過去他在議事的過程是怎樣在處理議事進行,看過去國民黨都怎麼處理議事」來看,就任當時,自詡「中立」的蘇院長,早已決定跳下來球員兼裁判。

立法院係國家最高立法機關,如不能僅守程序正義,勢將嚴重衝擊得來不易的民主機制。立法院審查預算,自我限縮日趨嚴重,早已無法看緊人民荷包,成了不折不扣的行政院立法局,民主政治的可貴在透過輪流執政,讓政黨競爭更加理性,但吃過虧的民進黨卻不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為了拚政績,學習過往的國民黨,以暴制暴,如此惡性循環,立法院將永無寧日,國會改革遙遙無期。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閱讀更多